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1058|回复: 3

好汉坡上乡贤沈互和的故事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1-17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汉坡上[size=18.6667px]乡贤[size=18.6667px]沈互和的故事(1)
石普水
高岭与太湖毗邻的地方有一道很长的坡,叫“好汉坡”。在人拉肩扛的年代靠花车运输,能够一口气推上这道坡的,自然是人人竖大拇指力大无穷的好汉。
好汉坡边的农民沈互和,个子不高,精廋,全然没有高大威猛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概。古铜色的脸上刻下岁月的深深沟壑,瘪嘴,说话慢吞吞的,不是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的人物,这位,就是高岭乡党委书记介绍的乡贤,我和这位乡贤在高岭乡会议室里开始了对话。
您是党员吗?——不是。
您今年高寿?——68岁。满头灰白色的头发,一个上世纪60年代饱经沧桑的典型的贫下中农形象。
你们汪冲村沈家大屋今年在环境整治、拆危改厕工作中,拆除危房40多间,平整土地40多亩,都是您带领村民们干的,没有人找乡村干部的麻烦,是吗?——是的。
拆危改厕是一项好事,也是一项难事。您怎么做思想工作的。——慢慢来。
简单对话以后,乡贤给我介绍了几个难缠户。有一个残疾人,跛子,年纪比较大。家里五间土砖房子,快要倒塌了,就是不肯拆,又哭又闹。我天天晚上到他家,他不理我。不理,我也去。跟他说,这是国家政策,是有利老百姓的好事。一个屋场700多人都同意,你一个人不愿意,那是不通情理。三十三天,他终于不闹了,我说你这就是同意了。还有一个69岁的老女人,家里五个人,有几间瓦房,还有一座平房。三番五次做工作,就是做不通。有一次她不在家,我们把她瓦房用推土机推倒了。她回家又哭又闹。我同村干部一起去,骂我是肉头,我随她骂。说,这是大家意见。
“我头上骂起壳了!”——乡贤这话比诗还精炼!我很佩服他的创造性。
沈老不动声色地说,做这事,得罪人多。挨骂的时候有些气,现在没有气了,大家一团和气。“这事”指的是做屋长调解难题的事。一个700人的大屋场,家有千斤,主事一人,有些事推不脱。他说,一屋大人小孩见了我就re我,re,是方言,就是热情地“喊”的意思,说明大家都尊敬他,喜欢他。
依然是我问他说。讲了四个故事。
十多年前,屋里两兄弟吵架,大吵大闹,结果弟媳妇在哥哥家吊死。娘家人不让收尸,摆在家里五、六天。又是他出面,三番两次说好话,娘家人说让他哥哥来。这一次,沈互和不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出面,而是叫了屋里七、八个人一起去,怕吃皮肉之苦。不是唇枪舌战,而是软磨硬蹭,让男人说够,让女人骂够,终于让他们平安回家,终于答应装殓。人家还是看了他一点薄面子的。
五、六年前,屋里有两家人为了一座坟闹了好几年。都说是他家的,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打架、砸屋,闹到派出所,还是处理不好。没有办法,派出所领导上门请他处理。其实,他心知肚明,坟是被砸屋人家的,家谱里面说得清楚明白。但是砸屋人就是不肯承认。沈老自己掏钱,把被砸的房子整修好,砸屋的人看到屋长这样,觉得不过意,答应和好。几年的冤仇一旦化解,沈老也免除了一块心病。
久而久之,沈老的和事老出名了。高岭乡建自来水厂要拆迁一户人家的房子。乡村干部处理了三天三夜都没有处理好。这家男人有残疾,女人拿着药水瓶子到乡政府,说,要拆迁她家房子,她就死在乡政府。束手无策之际,忽然有人想起了沈互和,说女人娘家是汪冲村沈家大屋的,叫他做工作。娘家是娘家,出嫁一、二十年孩子都十五六岁,能行吗?沈互和来到这户人家,还是慢慢说,终于,沈家姑娘给沈互和面子,答应让开一条路。乡干部喜出望外。不多久,沈互和又来了,用他并不能言会道的瘪嘴,依然慢慢说。心诚所致,金石为开。女人终于答应了。沈老说,因为这件事,乡政府提名他为新乡贤。
屋长不是法人,法人是组长。也没有工资报酬,是目前中国连名份都没有的 “长”,但责任重大。平常700多人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大事小事,都找他屋长评理。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是包公也有难公断的案子。但是在沈家大屋,沈互和说谁有理谁就有理。因为他是乡贤——以理服人,以德服人,在700多人中有威信,有威望,德高望重的乡贤!
他的家是“乡贤之家”。家里贴有沈氏族训——祭祀不可不殷也。事亲不可不孝也。天显不可不念也。身不可不修也。持家不可不勤俭也。尊卑不可不辨也。择师不可不慎也。教子不可不严也……
2018/11/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581

帖子

9万

积分

网络大伽

积分
94899
发表于 2018-11-18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校长的作品具有文学性、艺术性、时代性,贴近生活,富有感召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8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浩淼 发表于 2018-11-18 10:49
石校长的作品具有文学性、艺术性、时代性,贴近生活,富有感召力!

谢谢刘老师的鼓励和支持!过奖了,不敢当。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4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有尊者评阅:“石校长的作品具有文学性、艺术性、时代性,贴近生活。”实在是妙语连珠。如果录入县志,
俞庆澜的县志里恐怕没有记载这样可恶的乡贤吧?


愚以为,
沈公,其作为,好像电视剧抗战风云栏目里也有过。如生于日伪时期,乡贤沈公,可以做一个维治会长。当胖子投向长崎,小男孩炸响广岛,所有的维治会长都称汉奸。乡贤沈公,如果在那时,民骂就不是肉头,而是骂汉奸了。
《国语》曰:「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
俞庆澜的县志里说“书究理而图观象,匪以为玩也。”
先生文,恰似究理而图观象也。
这里,先生介绍说:“简单对话以后,乡贤给我介绍了几个难缠户。有一个残疾人,跛子,年纪比较大。家里五间土砖房子,快要倒塌了,就是不肯拆,又哭又闹。我天天晚上到他家,他不理我。不理,我也去。跟他说,这是国家政策,是有利老百姓的好事。一个屋场700多人都同意,你一个人不愿意,那是不通情理。三十三天,他终于不闹了,我说你这就是同意了。还有一个69岁的老女人,家里五个人,有几间瓦房,还有一座平房。三番五次做工作,就是做不通。有一次她不在家,我们把她瓦房用推土机推倒了。她回家又哭又闹。我同村干部一起去,骂我是肉头,我随她骂。说,这是大家意见。
‘我头上骂起壳了!’——乡贤这话比诗还精炼!我很佩服他的创造性。”
这里,先生文中又介绍说:“久而久之,沈老的和事老出名了。高岭乡建自来水厂要拆迁一户人家的房子。乡村干部处理了三天三夜都没有处理好。这家男人有残疾,女人拿着药水瓶子到乡政府,说,要拆迁她家房子,她就死在乡政府。束手无策之际,忽然有人想起了沈互和,说女人娘家是汪冲村沈家大屋的,叫他做工作。”
这就是作文艺术。


明明是,欺负“残疾人,跛子,年纪比较大的人。家里五间土砖房子,快要倒塌了,就是不肯拆,又哭又闹。”
“69岁的老女人,家里五个人,有几间瓦房,还有一座平房。三番五次做工作,就是做不通。有一次她不在家,我们把她瓦房用推土机推倒了。”
“男人有残疾,女人拿着药水瓶子到乡政府,说,要拆迁她家房子,她就死在乡政府。”
明明是这种欺男霸女,欺负孤寡残疾,欺负老人的,强制拆屋的勾当。
却是好汉坡上的乡贤。还是乡贤家训“身不可不修也”的赝品。
残疾人,老人,家贫屋破,不愿意被拆除房屋。沈公们,趁人家不在家,“把她瓦房用推土机推倒了”。属于什么行为呢?
必答曰:闲的!闲得罔顾《物权》。
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啊!沈公心生之恶,得无太闲逸耶?


先生一定也与我愚老汉一样,厌恶这样的所谓乡贤,用了这些笔墨,记下了这等琦葩。先生这一篇好文,婉转而又尖刻,辛辣且余味无穷。我已经收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12-19 17:39 , Processed in 0.079165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