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567|回复: 0

“八问”能否唤醒“长江五虎”中的安庆?宿松是否有反思

[复制链接]

152

主题

157

帖子

3万

积分

网络元老

积分
35152
发表于 2018-9-14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庆,沿江最早开放的城市之一、曾经的安徽省会、近代中国机械和造船工业的发源地,有过自己的历史荣光,也经历了发展的黯淡期。
  改革开放40年后,这座拥有530多万人口的城市再次站在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20多天前,《安庆日报》刊发的“安庆八问”开启了当地思想大讨论的序幕。
  历史转折中的安庆,能否借此重整旗鼓,夺回荣光,不仅安庆人关心,社会各界也给予了关注的目光。
1.webp (1).jpg


01历史上的荣光

  安庆位于安徽省西南部,长江下游北岸,皖河入江处,西接湖北,南邻江西,素有“万里长江此封喉,吴楚分疆第一州”的美称。
  全市现辖怀宁、桐城、望江、太湖、岳西、宿松、潜山7县(市)及迎江、大观、宜秀3区。
  近代以来,安庆曾有过独属于它的高光时刻。从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至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安庆作了177年的安徽省会。
  19世纪中叶,安庆军械所的落户,使之成为中国近现代工业的重要发源地:诞生了中国第一台蒸汽机、中国第一艘机动船,开创了近代中国的机械工业和造船工业。这些不仅为安庆赢得了荣光,更奠定了近代工业基础。
  20世纪初,安庆迎来了又一次绝佳的发展机遇——开埠通商。作为安徽最早的开放口岸之一,安庆较早地接触到了西方的开放思想、先进工业和商业理念。随着与外国贸易往来的日趋密切、区位优势的不断凸显,安庆迅速崛起。
  水路经济占主导的历史背景下,盛极一时的安庆成为长江流域城市带中的佼佼者,与上海、南京、武汉、重庆并称“长江五虎”。
  沐浴着历史的荣光,改革开放后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尽管安庆的省会地位早已被合肥取代,但它依然是安徽对外展示的一张“名片”。
  1991年,由安庆汽车厂组装的安达尔轿车正式下线,圆了安庆乃至整个安徽的轿车梦。相距不远的芜湖,后来名声大噪的奇瑞汽车当时仍是一个构想,而奇瑞第一款轿车的问世,则要等到10年之后。
  彼时,在衡量区域经济发展“硬指标”的GDP方面,安庆与省会合肥不相上下。1994年,安庆的GDP为138.20亿元,力压合肥的131.80亿元,位列全省第1位。
2.webp (1).jpg


安徽中跃电动车有限公司年产20万辆纯电动汽车项目


02中途的衰落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安庆的发展却在2000年前后突然陷入了困顿。昔日“长江五虎”中的其他城市早已成为区域,乃至全国的经济重镇,而安庆却一蹶不振,即便在安徽省内也乏善可陈。这一年,安庆的GDP不仅无法与合肥同日而语,更是首度被芜湖反超。
  然而,这种衰落远远不是结束。2017年,安庆的GDP不敌马鞍山,滑落至安徽第4位,先发优势荡然无存。尽管有当地干部群众将此归咎于原属安庆的枞阳县转隶铜陵,但安庆经济指标增长乏力却是不争的事实。
  安徽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安庆的GDP为894.80亿元,居全省第4位,领先排名第5位的阜阳和第6位的滁州15.20亿元、35.20亿元,但后两者的增速要远快于安庆,呈现赶超之势。
  数据之外,安庆当地企业的日子也并不那么好过。
  在安庆2018年开展的全市经济督查指导专项行动中,市经开区企业运行专题调研报告有这样一段话:燃油车零部件生产企业,利润空间缩小、生产要素成本却在升高;装备制造业市场回暖不明显……此时,距离曾经为安徽汽车工业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安庆汽车厂宣告破产,已经过去了整整15个年头。
  安庆究竟怎么了?近年来,这一问题成为郁结在安庆干部群众心中的一大困扰。梳理安庆近20年经济发展脉络后不难发现,安庆的衰落“有迹可循”。
  安庆错过了产业转型升级的好时机。
  2000年前后,产业升级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主战场”。一些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产业纷纷被技术驱动型企业替代,这一过程中,安庆显然缺乏迅速的反应。时至今日,相对传统的石油化工,装备机械、纺织仍然是安庆的主导产业。
  安庆存在过度依赖石化产业、产业多元化发展不充分的弊病。
  在当地,素有“石化一检修,GDP抖一抖”的说法。在省内一众城市争先进位的激烈竞争中,石化产业纵然如同“航空母舰”,但终究独木难支,难以擎起安庆经济持续发展的大旗。
  客观原因之外,“人”的问题也是安庆发展的掣肘因素。有干部直言,“小成即安,小进即满”的思想在当地长期存在,另一方面,一些安庆干部往往抱有“只顾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思想。
  对此,安庆市招商局局长汪久清深有感触:“在安庆,非经济条线的部门负责人大多对招商工作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如果自己所在的部门没有招商任务,都会松一口气”。
  主客观因素叠加,安庆逐步衰落。安庆,确实急了!
3.webp (1).jpg


富士康鸿庆精机公司生产车间


03“八问”的背后


  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各地都在持续不断深化改革,产业升级、拉动内需、高质量发展成为趋势。
  面对如此严峻形势,安庆该怎么办?“安庆八问”犹如一场及时雨,回答了安庆人积蓄心头的疑问。
  地级市的安庆为何要向县级市的海安学习?“安庆八问”系列报道出炉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背景?党报在头版公开揭露全市发展短处的勇气来自于哪?
  搞清楚这些疑虑,还得从一位区长的挂职说起。
  四个月前,安庆市宜秀区区长郑志被上级选派赴江苏海安市挂职。短短挂职几个月,海安全方位的高速发展给他带来了巨大冲击。“海安多措并举,从干部作风、综合施策、奖惩机制等多方面推动了经济高质量发展,令我非常震撼!”
  受到启发的郑志,围绕海安市招商引资、企业服务、项目建设等5个方面,撰写了一份调研报告,直接送达安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
  看到报告后,安庆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冰冰感到兴奋,“我们要学习先进,我们找到了海安作为样本”。
  一场向海安取“真经”的行动陆续展开。
  7月23日至25日,安庆市市直部门代表团赴海安考察,成果丰硕。
  8月13日,安庆党政代表团在陈冰冰的率领下再赴海安,近20位安庆市级领导干部和各县(市、区)主要负责同志参加。
  “为了配合这次高规格、大规模的考察活动,市委宣传部要求媒体的报道要‘超常规’。”在安庆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韩伟看来,这种“超常规”不仅要体现在报道手段上,在形式上、内容上也要有所创新,“不妨揭一揭自身的短处”。
  随后,安庆日报社制定了围绕党政代表团考察,推出“学海安、问安庆”系列文章的报道计划,主动对标先发地区、查摆自身不足,树立解放思想的舆论导向。
  8月9日,由安庆日报社副总编辑张亚锋带队、4名记者组成的报道小组先期抵达海安。短短5天时间,他们结合两地发展现状和上述调研报告,积极采访了海安10多个市直部门和10余家企业,并参加了两地干部交流会,甚至翻看了近一年的《海安日报》。报道小组最终确立了8个主题,在海安完成了前两篇稿件的初稿。
  8月16日,安庆市党政代表团第二次赴海安考察归来后的第三天,安庆干部群众不约而同地发现,“今天的《安庆日报》‘一反常态’”。
  当天,《安庆日报》头版头条刊文发问:“我们为何常常‘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文章对标海安,列数据、摆事实,发人深思。
  之后数日,《安庆日报》接连发问:《我们的干部队伍中为什么缺少“拼命三郎”?》《我们为什么难招好项目?我们的项目建设能不能再快一点?》《我们的人才为什么难引更难留?》《我们园区经济短板在哪里?》《安庆人,你为何不来一次“精神涅槃”?》《我们能为安庆发展做什么?》
  “八问”涵盖了安庆经济发展、干部作风、招商引资、项目建设、人才建设、园区发展、思想解放等方方面面,问出了安庆的“短板”和差距,更道出了当地干部群众长久以来的困惑。
  第一问刊发的前一天,张亚锋彻夜难眠,“因为不知道这篇文章会引发怎样的舆论”。其实,他还有着另一重担忧,“作为安庆市委机关报,我们报道的‘尺度’是不是太大了些?”
  好在,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一个发生在“安庆八问”刊发期间的小插曲足以从侧面印证。
  张亚锋说,第四问《我们的项目建设能不能再快一点?》见报后,安庆市委书记魏晓明特意把执笔的记者请到市委,当面探讨:“文章能不能更深刻一些?一问要比一问更加有力度”。
  在安庆高层的支持下,“安庆八问”顺利推出,犀利的追问、不留情面的批评和揭短,不仅在当地干部群众中引起反响,也引发外界对这座城市的关注。
  当前,一场规模空前的思想解放大讨论正在安庆全市上下展开,而这场大讨论的主题便是“安庆八问”本身。
4.webp (1).jpg


江汽安庆新能源汽车公司1万辆整车下线


04反思后的行动


  “海安行和‘八问’让我们看清了自身的差距,找准了短板,但更为重要的是,下一步如何破题?如何‘再出发’?”
  安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唐厚明说,解放思想的关键是要放下思想包袱,“这种思想包袱在安庆集中体现在对城市衰落的惋惜上,我们没有时间去惋惜,一切要向前看,明确发展目标。”
  唐厚明说,未来,安庆高新区将定位“长江中下游一流化工新材料园区”,瞄准“国家级高新区”目标,对内实行全员岗位聘任制、激发干部能动性,对外积极协调园区用地,突破地理空间不足的桎梏。
  像唐厚明这样“向前看”的干部还有很多。
  安庆市迎江区委书记尹志军确定了“远学广东、近学江浙、对标海安”的愿景,坚定了在辖区内打造“楼宇经济”的信心,也开启了新一轮干部作风建设和人才引进、人才回流的工作进程。
  作为安庆市工业经济发展的主管部门,安庆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工委副书记吴银根对海安产业规划的力度感触颇深颇深,“安庆将把化工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确定为市级首位产业,加强规划,力争到2020年分别实现500亿元的产值”。
  面对当地干部“精神气”不足的问题,安庆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韦文明表态:组织部门将出台干部正向激励、能上能下、容错纠错等办法,解决干与不干、干多干少、干好干坏一个样的问题…
  以上不过是思想解放大讨论下安庆各部门迅速行动的一个缩影。
  当前,安庆市已经出台《招商引资考核奖励办法》《全市开发区体制改革与机制创新实施方案》《2018年度县(市、区)目标管理绩效考核办法》等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揽子文件,有力地回应“安庆八问”,也让思想解放的大讨论落到实处。
  解放思想,贵在知行合一。展望未来,安庆有底气和勇气。
  它区位优势明显,既是长江经济带、皖江示范区覆盖城市、也是国家“八纵八横”高铁网重要节点城市;它工业基础雄厚、新兴产业发展势头迅猛;它“魅力十足”,江淮新能源、富士康等行业龙头相继建厂落户;它思想解放,目标明确,方法可行……
  改革再出发,安庆大有可为。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作者:陈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9-22 00:08 , Processed in 0.067968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