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828|回复: 0

[散文] 我的老父亲

[复制链接]

15

主题

86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097
发表于 2018-7-4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颍上县第二小学 罗强

  母亲去世时,父亲五十多。虽说在中老年的岁上,精神仍还十足。那时并不担心他的身体。
  他是个木匠,从我小的时候,他就与木材打交道。无论槐树、榆木、泡桐,在他眼里,不过是家具的材质。那时认为父亲这辈子都是个木匠,从来没想多他做父亲的身份。那时我还小。
  父亲是个勤劳的人,每天鸡叫三遍以前,摸着黑,他就要起床干活。我却经常睡到日上三竿的。年纪小,从没有考虑过他的辛劳。我只蒙头在被窝里,做着有趣的甜梦,丝毫受不到刨子、斧头和锯子吱吱吱的影响。待我起床,走过父亲身旁,看到他浑身湿渍渍的,我心里也没有半分做儿子的感激。因为我还小。
  母亲去世半年,父亲的白发明显增多了。爬到额头的皱纹,一圈又一圈的,也掩盖不了他的孤独和落寞。他话渐少,脾气却较先前柔和许多,时常向我和姊弟嘘寒问暖,好像属于母爱的那一半,已完全交由他代替。可是,从那以后很少看得到他的笑容了。
  虽然我明白该对父亲多加孝顺,却寻出诸多理由,避开我的责任。挨了空闲,特别是在长夜漫漫,突然想起他苍老的面目,我的心便禁不住惊跳得厉害。
  这几年,父亲更老态了。身体也变得弱小。有一段时日,他夜不能寐,起夜也多了困难,越来越不如以前。终究他在老去。
  我同时怀念我的母亲的时候,领悟到父亲在世间的日子所剩无多,心里便空荡荡,像一无所有了。
  我尽力抽出暇时回去探望。
  这一次,他给我打电话说,家里厢房禁不住雨大垮掉了。他说了一句:“该怎么办?”他的嗓音带着负罪,带着委屈,还带出无奈,好像他没有完好照顾好老屋,做错了事,真像个孩子了。我顿时感受到肩上的担子沉下来。我也早该回去探望,我的父亲毕竟也老了啊!
  回到家时,父亲站在一堆残垣中间,腰杆弯下去,手里却没在做什么。他穿着一件破旧的灰色T恤;因为身材又矮又小,T恤像包在身体的外面。他东面瞅瞅,西面望望,手里却始终没做什么。抬起头看到我时,拧到一团的皱纹展开,像看到了希望,他竟然张口喊出:“俺儿回来了。”我受不住,眼泪瞬间滚涌着淌出来。
  他折过身,站得靠我近一点,指着一堆破瓦片和碎土,说:“该怎么办才好?”
  他的身子真的矮小太多,到我的肩膀下边了。他不等我回答,挪几步,手底下推开破瓦和土块,开始拾掇。他动作迟缓,腰上佝偻的程度比我想的要弯。他瘦弱得让我担心,站起来再弯下去都要喘几口粗气。我的父亲,真的老得不行了!
  泪水不免又肆意起来。我的粗心和冷落,真的令我一万分的愧疚。心里滚动着比眼泪更激烈的血流,我怎么能是一个孝敬的人,对得起面前这个已经老去的人呢?我实在感受到脊背上的凉,和心底另外的更大的温暖了。
  到今年,父亲七十有六。别的兴趣无存,听从医嘱,断绝了喝酒的爱好,偶尔还抽口烟。夜里常睡不踏实,他也不让人告诉我。只是常叮咛说:“周末有空,多回来。”我再回去,总用手机提前联系他。联系他的时候,我听得出电话另一端的他要欣喜得跳起来了。
  我害怕有一天再也联系不上,那将是我肝肠寸断的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7-21 10:08 , Processed in 0.06036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