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6562|回复: 7

[杂谈] 读出土碑文,说石长裀做了几年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8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长裀做了几年官?
他做的是什么官?官阶几品?死因之谜。
先请看出土碑文。
小字碑文“君配姜宜人系出怀宁 四川广安宏州优廪贡生姜公凤仪女 葬排山庄 殷角山 享堂屋後旧基。
副配方氏守节待 旌  ”意思是说石长裀的原配姜氏,绪四年岁次戊寅十二月廿二酉时,已经是诰赠宜人了,宜人是五品官之妻,则石长裀最多就是五品官。
带有格子的碑文
开头:“诰授奉直大夫 内阁中书 石公洊菴胞兄改葬 續”很明显是讲石君洊菴。
结尾:“丙子科举人内阁中书” ,相对于开头的“甲子举人”是讲石长祐。
小字碑文
开头:“诰授奉直大夫甲子举人内阁中书加四级石君洊菴”很明显是讲石君洊菴。
结尾:“赐进士出身日常起居注官翰林院待读 親任湖广学政”
则是讲石君洊菴的。
甲子举人,只能是同治甲子年,公元1864年,甲子举人是石长裀
丙子举人,只能是光绪丙子年,公元1876年,撰刻碑文时石长祐还不是进士。因为石长祐乙未年进士,是在撰刻这两块碑文以后的一年。丙子举人必是石长祐。
兄弟两都是举人,都是内阁中书,石长裀早了十二年。
在这块碑文撰刻时,石长裀是赐进士出身,就是二甲进士。
日常起居注官,翰林院待读,是一个文职官名,记载皇帝言行给皇帝陪读。
親任湖广学政。则是一个虚名。


何以见得湖广学政是虚名。
元朝明朝湖北湖南合起来叫湖广省,到清康熙就没有湖广省了。
康熙三年(1664年)以北部改称湖北省,省治武昌府。 南部置湖南省,省治长沙府。湖广省拆分为湖北省和湖南省,再也没有重组湖广省。
省学政一般可以由翰林院或进士出身的京官担任,
一个省府三台,巡抚管民事行政,简称抚台,相当于国家长期派驻的省长;
巡按执刑事谳狱,简称按台;相当于国家临时派遣巡查执法,
学政,管教育科举,简称学台,
光绪时期设学部,各省设提督学政,简称学政。三年一换,相当于教育部派驻省教育厅长。
由于到光绪时期早已拆分了湖广省,只有军事方面总督,还有两广,两江,湖广。没有湖广学政。
为什么说学政就没有湖广学政呢?
以两江学政不存在为例,
两江,指江南省(江苏安徽)和江西省。
《民国当涂县志》【安徽学政于雍正三年与江苏各设一人,四年定各省学政,皆改为提督学院,安徽驻扎太平府,嗣于咸丰三年移驻宁国府,后移徽州府,同治初驻安庆。十三年仍驻太平府。学院各带原衔品绶。自雍正三年(1725)三月初十(4月22日)增设安徽学政一职到光绪三十二年(1906),181年间共有安徽提督学政74位(其中有4人再任)。光绪三十二年(1906)改设提学使至宣统三年(1911)有2人 。  】
可以知道拆开了的江南省,安徽学政归安徽,江苏学政必然是归江苏。
同理
拆开了的湖广省不可能设学政,必然是湖北学政,或者湖南学政。

石长裀早死之谜,
石长裀卒于同治壬申五月初五卯时,公元1872年6月10号。
石长裀早死之谜,就在死后七年半才下葬(于光绪四年戊寅十二月二十二日酉时,公元1879年1月16号,下葬于,上排山庄孟家垄,庄屋旧基。)
石长裀早死之谜,正是在这个从中央派遣到地方任三年的教育厅长上。
你可想见,一个记录皇帝言行的人,又是陪着同治皇帝读书的人,伺候皇家可是随便换人,而且下放干部还确保机密的?
同治皇帝何人?
同治皇帝名载淳,六岁登基,在位十三年,同治皇帝到死还不足十九岁,

从网页同治得知
同治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开始,在咸丰朝获状元,同治朝担任詹事府右中允的翁同龢受命教皇帝读书。同治写字像《翁同龢日记》说到同治帝16岁时(同治十年,1871)的读书情况。
正月初七:“晨读极散,因极陈(极陈,极力上言)光阴可惜,当求日进之方,上颔之而已,照常退。”
初九:“读甚散,敷衍而已。”
二十九日:“……午初来,满书极吃力,午正二始毕,讲折尤不着力,真无可如何也!”
二月初八:“课题‘重农贵粟’,诗题‘东风已绿瀛洲草’,得洲字。文思极涩,初稿几无一字可留,且虚字亦不顺,复逐字拆开讲过,仍凑泊而成数段,未毕退。午正再入,坐四刻而不成一字。遂作诗,诗亦不佳。如此光景,奈何奈何!


那么好了,在同治四年到同治十年,由翁同龢陪读同治皇帝,翁同龢之前是不是石长裀陪读,只能从石长祐撰刻的碑文里看到一点点。
翁同龢陪读结束后第二年,同治十一年,1872年端午石长裀死了。真死了也罢,相隔七年半才下葬,只能说诈死埋名。


从以上推测出,正是同治3年甲子举人的时候。可能做过陪读,所谓石长裀赐进士出身,日常起居注官翰林院待读,到同治四年翁同龢陪读,时间极其短暂。即石长裀早在翁同龢陪读之前就回家了。而且親任湖广学政只是挂名。所谓湖广学政,根本就没有湖广学政阶段。
太后老佛爷,与同治母子不和。同治十二年九月亲政,同治十三年(1875年)一月十二日,同治帝突然病逝,已经是个谜团,
石长裀作为早期的陪读,怎么能下放在外,还寿终正寝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8

主题

2921

帖子

49万

积分

总版主

积分
492942
发表于 2018-5-19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84

帖子

4万

积分

网络大伽

积分
47942
发表于 2018-5-19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9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有人要问?现在小学生还分语文数学和双语教育呢,各科的老师都来,是不是与翁同龢一起助教的,还有石长裀呢?
答:没有。

从360百科,翁同龢目录,
小学生时代的同治皇帝,他是在咸丰六年(1856年4月27号)三月二十三日生。
到同治四年(1865年12月1号)十月十四日,同治皇帝才9岁8个月,
这位九岁八个月的人当了四年皇帝,慈禧太后叶赫那拉氏,咸丰帝的妃嫔,同治帝的生母。她对同治,少不了要早期教育。不可能快十岁了才请师傅。
原来陪读的,出现换届到底为了何事,不得而知。就是说翁同龢出现,是换届来的。


十月十七日正式上课。
工部尚书倭仁老师,两节课《尚书》、《孟子》。
下课吃饭。
弘德殿行走,翁同龢老师,一节课《帝鉴图说》。
接下来主授课老师,翁同龢老师教程是《圣祖廷训格言》、《清朝开国方》、《经史语录》、《毛诗》、《孝经》等课程,
还有两个老师
一个是翰林院编修李鸿藻,这是执政应用文老师。
另一个是实录馆协修徐桐,这是家谱与历史老师。


附录360百科,翁同龢目录一小段可以证明,翁同龢是换届老师,不包括石长裀。
【同治四年(1865)十月十四日,“垂帘听政”的慈安、慈禧两太后谕令翁同龢为弘德殿行走,同工部尚书倭仁、翰林院编修李鸿藻、实录馆协修徐桐负责教育年仅10岁的同治皇帝。充任帝师,这是朝廷对翁同龢的器重和信赖,翁同龢非常高兴,向两太后表示,一定竭尽全力,辅导皇上,报答皇恩。
十月十七日,翁同龢、倭仁和徐桐第一次进宫授读。天刚刚廉亮,翁同龢就来到弘德殿候驾,倭仁、徐桐也随后来到。待同治帝驾到,翁同龢等立即向前行君臣大礼,同治帝喊了一声“师傅”,随后君臣趋步进入书房。同治帝坐两面东,师傅们坐东面西,一天的授读正式开始。
这一天首先授读的是倭仁和徐桐,讲授的是《尚书》和《孟子》的有关章节。膳后,翁同龢接着讲授,他讲的是《帝鉴图说》。此书内容更深,但图文并茂。翁同龢针对同治帝年幼的特点,深入浅出,使同治帝听得津津有味,深深佩服翁同龢的学问,翁同龢第一次授读成功。
翁同龢讲完《帝鉴图说》后,又给同治帝讲授了《圣祖廷训格言》、《清朝开国方》、《经史语录》、《毛诗》、《孝经》等课程,并指导同治帝学诗作论。】


也许有人又说了,谁也没有见过同治皇帝9岁8个月以前读书,是不是同治十一年石长裀才接替了翁同龢呢?
答:不是。
要说清楚9岁8个月以前就读书了。翁同龢也陪读过光绪皇帝。如果光绪9岁8个月以前就读书了,则同治9岁8个月以前就读书了。对不对?


光绪皇帝爱新觉罗·载湉,1871年(同治十年)8月14日,1875年2月25日登基,正月十二,2月17号死了同治。光绪皇帝坐龙位比同治还要小。才三岁半。
毓庆宫书房,是光绪的皇家私人教室,光绪皇帝四岁半就上半日课,主课老师还是翁同龢,自光绪四年(1878)改为全天上课,就是说,以前的半日课还可以撇开不说,一个7岁还不到的光绪,就要上全日课。啊?人家同治皇帝也有过7岁还不到的童年,为何没有老师,偏偏到九岁八个月才开始有老师不成?同样是一个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同样是一个翁同龢老师,同治皇帝例外些不是?啊?
至于是不是同治十年以后接翁同龢的班的疑问。
答:不是。人家同治皇帝长大成人,就要亲政了。陪读可以免了吧!


附录360百科,翁同龢目录一小段,可以证明,翁同龢是换届老师,之前有可能是石长裀陪读。即使如此,时间也很短。
【光绪二年(1876)至光绪四年(1878)毓庆宫书房是半天上课,随着光绪帝年龄的增长,自光绪四年(1878)改为全天上课,要读的书越来越多,本来畏惧的光绪帝越来越畏难。翁同龢见光绪帝年已渐大,不督促他读好书会贻误光绪帝终生,祸及整个大清王朝,便与其他师傅商定采用罚读法,少读一遍罚加两遍。此法采用之初,光绪帝以闭口不读相对抗,接着便大声哭叫,对此翁同龢和其他师傅们全然不顾,并将光绪帝所作所为记录下来,上奏西太后。有一次,光绪帝一怒之下离开书房,罢学回宫而去。翁同龢和其他师傅们不得不上奏,求助于西太后慈禧。后经西太后慈禧良言相劝,再加上师傅们承认自己的行为偏激,光绪帝才答应回书房。这样,一场轰动皇宫的里学风波才归平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带有格子的碑文:
“今特将兄,又改迁邑东闗外,长岭岗罗家屋故址,山阳以。
光绪甲午年十月二十一甲子日乙丑时祔葬高祖考翰亭公之穴右也 …地形名祥云捧月。山向——甲庚兼卯酉”


“光绪戊寅冬季,曾祔葬排山庄孟家垅,显考墓傍缘。”

对照小字碑文:
“光绪四年,岁次戊寅,十二月廿二酉时,将安葬上排山庄孟家垅,庄屋旧基,山向辛乙兼酉卯”

好像是说光绪四年十二月廿二酉时,曾经安葬上排山庄孟家垅,庄屋旧基。山向——辛乙兼酉卯。
迁葬的理由是“孟家垅穴土潮溼”。

你不觉得“孟家垅穴土潮溼”迁葬理由奇怪吗?
这就是“遗體藏之安 不致水、蟻侵害”的理由吗?
当然不是。

如果“去臘将 显考移葬于松塘庄,合屋旧基。妣黄太宜人同穴”是“遗體藏之安 不致水、蟻侵害”的理由。
同时就可以去臘将显考墓傍缘石长裀一起迁葬到松塘庄,合屋旧基。妣黄太宜人那里去。
之所以没有这样做,则可以知光绪戊寅冬季,曾祔葬排山庄孟家垅,显考墓傍缘的石长裀坟墓是假的。真正要葬的是诈死埋名到光绪甲午年十月二十一甲子日乙丑时,才死亡的石长裀。看官,你发现有几家葬坟是半夜的乙丑时的?这叫秘密埋葬。以适应祥云捧月的喝地形。

我们不妨计算一下如果这一天乙丑时晴,月亮在哪里。
初一日朔月,日月同时起山,
二十一相对于十五,滞后六天,滞后72度。
按照每小时走15度,月亮起山推迟了将近五个小时。
就是说1894年11月18号,月亮黄经118度04,赤纬24度57。下午4点56分太阳下山。则夜将近夜里10点,月亮起山。
到闭墓为丑时,又要将近五个小时,月亮上升仰角,就该大约75度。离月亮当顶还差一点点。这一天月亮可见面,光亮只有73.16%。
在这个立冬了半个月的后半夜。还要埋葬一个诈死埋名的人,可是要保密得紧呐!按常理讲可能性,机乎为零。
只有等到在哪一日,迁来其他个老祖宗一起掩埋,才能掩盖得了这个非常的秘密。
否则一个死后七年半没有入土的尸骸,且是端午高温天气死的哟。123年半后挖出来,还保留着黄金灿灿的绸子。
还有绸子覆盖下朝珠带肉红的吗?
特别是,还在另一处埋葬过16年,且是“穴土潮溼,水、蟻侵害”哟。
如果说,是重新把朽骨放在朝服里,也重新拼装朝珠,另用棺木成殓。则开棺验宝时,就不是这么周吴郑王的齐整。
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一次埋葬,可能想到十六年后要改迁异地,在改迁前23年半的时候,就预留了朝服备用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有一个解释,石长裀死得离奇,卒于同治壬申五月初五卯时,是假的。
那么!就有新的解释:
石长裀生于道光十八年戊戌,十二月二十四,1839年2月7号,死于光绪二十年甲午年十月二十一日,公元1894年11月18号甲子日乙丑时,享年56岁。


因石长裀当官,家人授的诰封赠,父母和石长祜,胞嫂帅氏,这胞嫂帅氏不是石长祜的妻子呢。80个石姓家人授的诰封赠,因石长祐当官封有他妻子李氏、罗氏。为何石长裀当官有哥嫂有父母授诰命,而没有他妻子姜宜人呢?80个名字里面,连一个姜字都没有呢!岂不是《石谱》残缺吗?呜呼,哀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节看石长裀碑文,“甲子举人,奉直大夫”。比对360百科,同治的老师条目,石长裀并不是同治皇帝的“帝师”。充其量,只算课外辅导老师。


在满族统治的清朝,汉民族区域,一个举人,奉直大夫。能有什么作为?请共同思考。
举人,金榜题名,诰授奉直大夫,奉直大夫,属于文散官,也就是常说的士大夫,他们好不容易到了这个地步,可以做些什么,可以派出去作八府巡按。人称按台大人。也可以外放到某府某县做官补缺,人称抚台大人,或县大老爷。也可以外放到某府为提督学政,人称学台大人。与现在大学留校助教相似的。还可以陪太子读书,最吃香的是做了帝师,在南书房行走。


像咸丰、同治、光绪,三代帝师就有李鸿藻,
像祁寯藻,是道光咸丰同治的老师,
像父子跑接力棒似的教同一个皇帝,如翁心存老了,由他儿子翁同龢接班,教同治皇帝。

就像宿松龙湖公园出土碑文的“日常起居注官,翰林院待读”。
本来这两项一个是指服侍皇帝,另一个是指服侍太子。可是对于同治皇帝来说,就有些合二为一。
因为同治三年甲子石长裀为举人时,虽然同治做了三年皇帝,同治也不过8岁,还是孩子。石长裀翰林院待读,也可以,做日常起居注官也可以。问题是那时陪读同治的,除了后来换届老师,不包括石长裀外,就是在这以前一直也没有石长裀做待读。


咸丰皇帝爱新觉罗·奕詝。小时候得天花,留下一脸的麻子,不单长相不佳,运气也不佳。国内太平军造反,国外来了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
咸丰逃奔承德避暑山庄,于十一年辛酉(1861年)8月22日驾崩。
临终委托八大顾命大臣,遗命:
怡亲王载垣、
郑亲王端华、
大学士肃顺,
驸马富察·景寿,
还有原来的五个军机大臣中的四个——
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
8人为“赞襄政务大臣”,辅佐同治。
咸丰又将自己刻有御赏同道堂的两枚御印,分别赐给了皇后钮祜禄氏,和懿贵妃叶赫那拉氏。
同治皇帝载淳继位后,尊先帝皇后钮祜禄氏为慈安太后,尊自己的生母懿贵妃为慈禧太后。
由于八大顾命大臣与两宫太后闹矛盾,发生了辛酉政变。


结果,朝政大事由两宫垂帘听政处理,同治皇帝主要任务是读书听讲。
同治三年:朝廷委派五个汉语老师,三个满文老师。
体仁阁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礼部尚书,祁寯(jùn)藻、
兵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工部事务前大学士翁心存、
文渊阁大学士,著名的理学大师。工部尚书,倭仁、
翰林院编修李鸿均、
被咸丰帝选中做载淳的老师,编修李鸿藻。
——教授汉文。
礼部尚书倭拾珲部、
左侍郎伊精阿臣、
兵部尚书爱仁均。
——教授满文。


从以上看,同治皇帝的老师中,不包括石长裀。但是,并不能排除前期的这五个汉语老师,不去指定他的某一个门生代课。所以说石长裀有可能担任过同治皇帝的陪读,那种辅导老师一样的陪读。辅导老师,毕竟时间很短,但,只要是辅导老师激进了些,一旦同治皇帝与慈禧太后争执政,不久就死的不明不白。领导集团内部争一把手,要削除对方羽翼的时候,怕有连带。岂能不诈死埋名呢?


如此说,只是推敲而说,因为找不到与碑文对应的石长裀的上班地点而说的。
越是找不到与碑文对应的上班地点的官老爷,越是显得神奇,越是有研究价值。神奇的石长裀公,安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代帝王起居注,是单纯的 “录记人君言行动止之事。”一般不存在加工。
这些平日的叙述,是要保留,作档案整理成《某某帝王年》的。


东汉荀悦有言:“先帝故事,有起居注,日用动静之节必书焉。宜复其式,内史掌之,以纪内事。”说明在东汉就有内史专职官员从事先帝起居的记录。


到了清朝除了记录重要的祭祀、典礼、仪式、政务处理、巡幸以及某些问安、行礼等,由内史记录,叫《内起居注》。
除了《内起居注》之外,就是,政务方面的,每日由起居注官记录。这是至关重要的。谁也不能隐瞒着。


上文拙作中,用排除法,研究了石长裀诸多职务之后,只有这个起居注官,没有办法排出。
在讲究“国无二主”的封建皇朝,出现母子两个管家,其子要亲政。我们假设,母亲要查找新主子的政务档案,已经涉及到想隐藏的内容。这就微妙了。
特别是其子亲政四个月就突发怪病死亡。如果是母亲派系臣子加害所致,这个负责每日政务方面的如是记录的,起居注官,是不是要作一点回避呢?
比方说失踪,或者有事出走,继而诈死埋名。


从这个出土碑文里,基本上读清楚了,石长裀的工作地点,就只有日常起居注官。
碑文说,迁葬于光绪二十年月日时,其实,正是石长裀诈死埋名的死亡年月日时。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有唯一解释。石长裀的日常起居注官,最后是以诈死埋名的形式而告结束。
打破瓦盆不再鼓。
石长裀公,伟哉,智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6-24 01:49 , Processed in 0.074758 second(s), 42 queries , Gzip On.

P by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