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6087|回复: 5

[杂谈] 龙湖公园出土四个棺葬者可能是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6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湖公园出土四个棺葬者可能是谁
宿松龙湖先生在《请看龙湖公园墓群是一个什么古墓群?有没有必要保护下来? 》文中
①【一、《石氏族谱》石之琮:述幼子,字礼苍,号翰亭,监生,候选州吏目,加捐布政司理问,授儒林郎,诰封奉直大夫翰林院编修加三级有诰轴。生于清雍正乙卯五月二十九日亥时,卒于清嘉庆壬申五月十七日戌时,改葬邑小东关外五里庄长岭岗桂家枫罗屋,地形起山月,甲庚兼卯酉向,有碑。妣杨氏,国学生颖长女,例封安人,诰赠太宜人,生于清雍正辛亥八月二十七日寅时,卒于清嘉庆辛酉四月初十日巳时,葬湖北黄梅县西乡考田镇茅栗尖,地形仰天螺,内酉山卯向,外庚甲兼酉卯。子四:铭功、葆真、纪常、葆元。以次子葆真承胞兄之璋为嗣。女三:长适监生张兴运子隆弼,旌表节孝建坊并建好善乐施坊,次适监生罗先淙,幼适监生郭辉。
《石氏族谱》记载“妣杨氏,国学生颖长女,例封安人,诰赠太宜人,生于清雍正辛亥八月二十七日寅时,卒于清嘉庆辛酉四月初十日巳时,葬湖北黄梅县西乡考田镇茅栗尖,地形仰天螺,内酉山卯向,外庚甲兼酉卯。”】
②【石铭功:之琮长子,字慕超,号守斋,庠生,治书,晋赠武略佐骑尉。生于清乾隆丁丑正月十一日巳时,卒于清乾隆戊戌正月六日未时,葬桂家枫屋基内,居父翰亭公墓左,甲庚兼卯酉向,】
③【石纪常:之琮三子,字效端,号乐园,监生,候选盐大使,授修职郎,貤赠中议大夫翰林院检讨记闵御史加四级。……改葬桂家枫罗屋基内,居父翰亭公墓右第一棺,内甲山庚向,外甲庚兼卯酉,石砌墓。】
④【石长裀:绳竿次子,字孚中,名存庵,庠生,清同治甲子科举人,内阁中书加四级,诰封奉直大夫,晋赠中宪大夫法部审录司主政加四级,……葬长岭岗居高祖翰亭公墓右第三棺,甲庚兼卯酉向。】


石铭功:没有讲改葬,但是从葬地看,明显少一个罗字,属于撰谱文字脱漏,则知葬字前也脱漏一个改字。
石之琮(翰亭公)的确是改葬的。地名起山月,与出土碑文“家叔勳将地形名祥云捧月”有可能是怕清朝文字狱,不敢在族谱中使用“祥云捧”。
石纪常是改葬的,
石长裀没有说改葬,看出土碑文,是改葬,说明也是撰谱文字脱漏,翰亭公墓右第三棺,显然是印刷二,可能是翻印排版,错误认为是三。


依据甲庚兼卯酉向,和宿松龙湖《石氏族谱》记载,即坟尾朝东,死人脑壳在东,坟向朝西,死人脚骨那头。从南到北。四个具骸骨分别是
石之琮的长子,21岁的石铭功1757-1778
石之琮。77岁,1735-1812
石之琮的第三子,28岁的石纪常。1765-1793
石之琮的曾孙,34岁的石长裀。1839-1872
有朝珠的只能是石长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何,有朝珠的只能是石长裀呢?
石之琮,授儒林郎,诰封奉直大夫。这位,是生前封官衔,在封以前,他原本有清朝从六品儒生出身,授职文散官,则不是执事官。他的授儒林郎,是因为捐献钱财买来的一个布政司理问(石普水先生微博上是“布政司理闾”,里闾相当于村长乡长,与布政司不沾边)布政司就是承宣布政使司,是国家在府,在州,在县设立的土地管理局一类的机构。也就是说石之琮买了个安庆市国土资源局一类的挂职官名,还有因为他第四儿子当官了,加封个虚衔。他也应该没有朝珠。
石普水微博上说
尔捐职布政司理闾石之琮,乃翰林院编修加三级石葆元之父,令德践修义方,夙著诗书,启后用彰式谷之风,弓冶传家,克作教忠之则。兹以覃恩,封尔为奉直大夫翰林院编修加三级,锡之诰命。

从嘉庆十四年授封的封字知,石之琮还在,这里宿松龙湖先生说石之琮卒于嘉庆壬申,即嘉庆十七年,公元1812年。


宿松龙湖先生在《请看龙湖公园墓群是一个什么古墓群?》
石铭功:晋赠武略佐骑尉;石纪常:貤赠中议大夫。一个六品一个三品。
在宿松龙湖《【宿松石氏】二十五、宿松石氏族谱上的诰敕》,没有记载。


既然铭功、葆真、纪常、葆元都是同一辈人,他们的下一辈授官衔,与中议大夫官衔相当或者大于中议大夫官衔三品的,必然同时都封赐,则应该有,铭功、葆真、纪常,为何只有石葆真呢,

我们只要证明石葆真封赠不合适,就知道铭功、纪常封赠不合适。

举例说明封赠官低于授官衔。
【宿松石氏】二十五、宿松石氏族谱上的诰敕
石镜潢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二日刑部主事加三级。中议大夫官衔(三品)
其祖父石鸿翮赠奉直大夫(五品),
其伯祖父石鸿翊,赠中宪大夫(四品),
其父石希勤封奉直大夫(五品),
其胞兄石锦涵封朝议大夫(四品)。
说明封与赠都不可能大于授衔。


接下来看石葆真
石绳箴之祖父石葆真赠为中议大夫(三品)
江西南城县知县石寿祺之曾祖父石葆真封为通奉大夫(二品)
这是不可能的,分析如下:
作为知县职称的石寿祺的父亲石绳箴本人是买一个官“布政司理问”,
又是同知加五级的一个知县石寿祺授衔后,封父亲石绳箴的虚职,怎么可能同知加五级知县,曾祖父、祖父、父亲,都封到通奉大夫二品呢?
同知加五级知县石寿祺,就是知府副手。用现代语就是说“石寿祺副县长”,我认为石寿祺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封到奉直大夫五品还是有可能的。都封到通奉大夫二品断然不可能。
因石广均当官,给石葆元加封,朝议大夫,也只有一个四品官衔。


只有石葆真皇封,还官品有疑问。抛开貤赠石纪常中议大夫不必说,执事官文官五品以上有朝珠,石纪常一个正八品处级干部,也没有朝珠。死后封赠任何官也没有朝珠。
执事官武官四品以上有朝珠,石铭功赠武略佐骑尉一个封赠闲职从六品武官,没有朝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而石长裀就不同了,本身有从七品官职内阁中书,加四级。
加四级,就是享受从五品俸禄。
因石长裀有官衔,
加封父亲石绳簳为奉直大夫(五品),
加封胞兄石长祜为奉直大夫(五品)


比较一下
石长裀的曾祖父,石葆元,
石寿祺之曾祖父,石葆真,
石葆元石葆真是弟兄两。
石寿祺同知加五级的一个知县,副县长处级干部,享受正厅级干部工资。
石长裀也是县处级干部,享受厅级干部工资。
石寿祺、石长裀都会有朝珠。此地只有石长裀,
所以,宿松龙湖公园2018年4月30日,土方工程挖出来的,四个棺材,有朝珠的那一个棺坟,就只能是石长裀。


出土碑文 “今特将兄又改迁,邑东闗外长岭岗罗家屋故址山阳以。光绪甲午年十月二十一甲子日乙丑时,祔葬高祖考翰亭公之穴右也 ”。
至于,宿松龙湖先生在《请看龙湖公园墓群是一个什么古墓群?有没有必要保护下来? 》文中——有碑
应该这样理解——有碑
1957年底到1959年,整个宿松到处挖坟肥田,特别是1958年道路、桥墩,水利堰、坝建设、修缮,到处挖墓碑,那时,给生人只给一点吃的,美其名曰“吃饭不要钱,做工不记功”。 一日三餐难得一饱的浠水粥。那时,对死者毫无敬畏之心。
《石氏族谱》所谓“有碑”。在1958年可能挖走了,那时都是就近使用,如果现在要寻找它,可能就在附近水利用石的地方。
至于宿松龙湖先生,《石氏族谱》没有记载是哪年改葬的。
看这次出土碑文载,可以知道年月。建议下次修谱时,插入:“光绪光绪二十年甲午年十月二十一日甲子日乙丑时,(公元1894年11月18号凌晨3点钟之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19

主题

6513

帖子

81万

积分

管理员

创始人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19916
发表于 2018-5-7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恢复,以石良前辈为主题建造公园。
用心做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研究的透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1#楼我错打一个字,我自己改不了,请哪位先生援手帮助改一下,谢谢!
石之琮的孙,34岁的石长裀。1839-1872
有朝珠的只能是石长裀。


应该改成——

石之琮的孙,34岁的石长裀。1839-1872
有朝珠的只能是石长裀。

因为宿松的称谓习惯,不像电视剧《勇敢的心》里面那样乱称呼。
《勇敢的心》有一段台词,瘫子奶奶霍白氏与孙媳妇樱桃,瘫子奶奶霍白氏与孙媳妇翠儿彼此之间,几次都出现“我娘俩”。要是宿松看官,都会认为乱套了。

我们宿松认定的辈分顺序是:
从自己向上,显考妣,祖考妣(或显祖考妣),曾祖考妣,高祖考妣,天祖考妣,列祖考妣,太祖考妣,远祖考妣,鼻祖考妣,一直到立都创始祖,通称第几世鼻祖。
从自己向下,男,孙,曾孙,玄孙,来孙,弟孙,乃孙,云孙,耳孙。相传人之初,先长鼻子,最后长耳朵,那幺,耳孙之后,通称第己代耳孙,用“代”而不用“世”
所以,相对于高祖考翰亭公之右也的石长裀,就应该是孙。而不是孙。请帮我改正一下。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6-24 01:53 , Processed in 0.072794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 by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