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945|回复: 0

【宿松石氏】六、菱田,那个遥远的老家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8-4-14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宿松石氏】六、菱田,那个遥远的老家
石普水
菱田,我们宿松石氏的老家,一个非常遥远的老家。空间距离300多公里,时间距离整整766年——我们石氏一世祖万一公是1250年“仗策渡淮”离开那里的。
我们的老家在江西菱田。
万一公“仗策渡淮”100年后,元至正辛卯(1351年),我们三世祖曾经派人派两个名叫正言、启明的人去江西菱田扫墓,并且叮嘱他们“搜其旧牒,孝厥先图” 。当时江西老家一位名叫石辉山的写了一首赠别诗,这诗名字叫《参谱赠别》。《石氏族谱》至今保留了那首诗:
诗礼传家二百年,舒饶尚喜子孙贤。远参旧谱来千里,敬扫先茔慰九泉。
送别满斟桑落酒,催归急棹楚江船。过庭犹道江南好,乔木连荫正蔚然。
清朝时宿松徐炳写了一篇《菱田记》。文章交代了菱田的地理位置和地名:“乐平距城七里许,曰穆家山,邑民穆氏居之。"
岁那里环境优雅, “东有双溪水绕,南有五岭山迴,西隅六秀水顾,北极菱坡伏地。”
文章说,这块风水宝地原来是一个姓穆字茂荣的人居住。老人家没有儿子,我们石氏54世祖逢时公,字昌国,到他家做上门女婿——“穆氏之基有官大使者字茂荣,有池一区,常种白菱。公无子,赘芑田石逢时为婿。”逢时公39岁那年那里发生了一件奇事。文章写道:
   “乃岁绍兴丙寅(1146年)秋七月,逢时生子名璲(璲suì:古代贵族佩带的一种端玉)。一夕,其池之菱忽化白为紫。当时人皆以为山川气化所钟,而莫知其为穆氏后兴之地乎,抑莫知其为石氏子孙有生之祥乎?其后,穆氏寖衰,石氏寖盛,穆废,石承业。因易芑田之名曰菱田。是故石氏以菱田名者,所以记其异也。以异记其里名者,所以见石氏之兴,实有得于山川秀灵之运也。”——正是因为白菱化为紫,从此,这里不叫“穆家山”而称之为“菱田”。
这就是菱田石姓的来历。
逢时公,我们宿松石姓万一公的曾祖父。沧海桑田。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当初一个上门女婿,800多年后,仅仅我们宿松这一支后人就有4万多,多么巨大的变化啊!
菱田,一个几十代人口口相传的地方,一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地方,一个令人魂牵梦绕的地方,是我们700多年前的老家。
带着无数的悬念与梦想,带着太多的神奇与向往,我曾经私下里跟太湖县同宗商议,两人专程来菱田一探究竟。
终于,如愿以尝!2016年10月26日,农历九月廿六,我们宿松石良文化研究会一行六人在会长、主编带领下启程前往菱田。
我们早晨6点50分从县城出发。三个小时后下高速进入乐平市。老家的一幅横标“乐平人民欢迎您”让我倍感温馨。这时,前面停着一辆车,有人探出头来招手,那是老家人专门来人给我们带路的。
我们经过的公路旁边有三处彩门。几分钟后,我们在村部停下来。迎面是“石氏大田开谱庆典”横幅,墙壁最高处是“热烈欢迎宿松县宗亲贵宾光临”巨幅标语。
很多人迎上前来热情握手。虽然一个也不认识,但他们都是老家人,700多年的老家人!“眼前分明外来客,心中却似旧时友”。
在一阵震耳欲聋的冲天炮声中,我们被引进大院。院子里里面摆满了酒桌。我们被领进一栋有年头的房子里,一块牌子是“乐平县后港镇大田村村民小组”。老式的楼梯,楼梯踏板一头安放在靠墙壁墙上,粗糙的水泥扶手,明显是上世纪的建筑样式。
楼梯旁边有好几幅对联。一幅是“人生似出戏,演绎忠奸和苦楚;社会如舞台,评说善恶与甘辛”,作者署名石秀梅。
楼上的墙壁黄黄的,四周贴满了书画,写着“大田文笔作品交流会”。墙壁的北面是剪纸,其中有毛主席像章,他们说是一位没有读书的老大姐的作品。接下来是诗词。我抄下一位署名石奎杏的《秋思》:
轻寒料峭君行远,绕指情丝漾天涯。
夜雨忽来孤月泣,今日满溪俱是花。
仰望归雁三秋立,枕卧鸣蛩双泪滑。
不怕蓝桥秋水涨,唯忧雾重锁巫峡。
还有很多书法作品和画。有一幅白居易《长恨歌》,作者是石耀峰。
不久认识了这三位。石秀梅是66岁的小学高级教师;石奎杏是中学教师,教物理,难得诗词写道这么好;石耀峰原来也是教师,现在到行政工作,书法很有功夫。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教师,书法、诗词样样精通。石耀峰是他孙子。书香门第,一脉相承。
这里是村里的“文笔会”,一个土生土长农民们的文化乐园。内容丰富多彩,水平档次很高,我们赞不绝口。接着是相互题字,宿松题字是“植根大田”,落款是宿松万一公裔孙;菱田题字是“同脉共源”。
我们中午在右边的村部里就餐。刚才“文笔会”是大田村村民小组的房子。村部也是三间两层的旧式楼房,屋顶外面中间有一个三角形,跟电视里瑞金苏维埃政府遗址的住房一模一样。或者,这是江西的传统样式。
大田村只有两个自然村, 477户,1922人,比我们宿松行政村小很多。村子有80亩花卉苗木基地,有三个名人,戏剧家石凌鹤,国家一级演员石兰,著名诗人石天行。
江西饭菜与我们基本相同。但是有一点明显不同,他们用吃饭碗盛酒,“敬酒”时用瓦汤匙满满的挑着喝——不知道766年前我们的一世祖也是不是这么向人“敬酒”的。敬酒的人前赴后继,一批接一批。老家人实在,敬酒时叫我们随意喝,他们却老老实实地喝一汤匙酒。
吃饭后,老家人盛情留我们玩玩,看戏,我们都婉言谢绝。我们去看了大田古戏台。刚下高速我们看见高速路旁一幅“古戏台之乡” 的宣传标语,果然名不虚传。在去古戏台的路上,经过了那位不识字热心剪纸艺术的大姐家。大姐家里墙壁四周都是书法作品,据说第一次“大田文笔作品交流会”就是在她家里举办的。
大田村部很旧,但是古戏台却焕然一新。四间三层的古戏台,比村部气派很多。上面是“文科阁”三字,流光溢彩,古色古香。大田古戏台已经人山人海,鼓乐喧天。一位同宗反复告诉我,中国戏曲发源于赣剧,比采茶戏、徽剧都早。而赣剧得益于他们大田村的戏剧家石凌鹤。
回来后,我在百度搜索,果然看到石凌鹤的介绍。
石凌鹤(1906—1995年)原名石联学,字时敏,江西省乐平市后港大田村人,著名剧作家。清光绪三十二年闰四月二十九日(1906年6月20日)出生于江西省乐平县大田村(今属后港镇),1995年3月8日病逝于上海,享年九十。任江西省文化厅长、省文联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是电影、戏剧创作、编辑、导演、表演于一身的剧作家。其话剧剧作有《黑地狱》、《保卫卢沟桥》、《火海中的孤军》、《铁蹄下的上海》、《法西斯丧钟响了》等,戏曲剧作(含改编)有《还魂记》、《西厢记》、《西域行》、《玉茗花笑》等。导演过《扬子江风暴》、《赛金花》、《棠棣之花》等著名话剧。主编《舞台和银幕》杂志、申报《电影专刊》等。
后港镇镇长姓石,他上午镇里开会,却特地赶回来向我们敬酒。去古戏台的路上经过镇长家。镇长的父亲就是族谱主编,他给我们看了他们的族谱世序。跟我们有些是不同的,这很正常。八、九百年的历史,在没有历史记载的情况下,是很难真正统一的。我们宿松石氏族谱尽管很早,但是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这是历史的遗憾,很自然,很正常。镇长家祖堂中间是“天地国亲师位”,右边是“高贞香火”,左边是“石氏祖先”。问他为什么这么写,有什么典故?主编说是有典故,他一时说不上来。
我们尽兴而归。开车引路依然是胖胖的村长。回来的路上,会长指着右边一排排整齐漂亮楼房说,那里是“老菱田”,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家。他第一次到这里时,问路边一个老太太,说我们是宿松来老家的。老人家非常热情地把他们请到家里,叫孙子去喊爷爷,并且买来5斤肉,煮了一锅面条,让人挺感动的。老话说,亲无三代,族无了日。八百年前我们是一家。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
血浓于水。
大田,是新菱田。我们真正的老家是老菱田。这一次没有到老菱田,不能不说没有一点遗憾。但是,我们明显享受了老家的亲情,感受到老家人的温暖,这就心满意足了。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老家,后会有期!我心里向老家招手。
(2016年10月28日)2017/12/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8-21 20:34 , Processed in 0.064242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