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1902|回复: 3

拍案说法·古典·直躬之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4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拍案说法·古典·直躬之信
战国末年著名商人、政治家、思想家,吕不韦,姜姓,吕氏,名不韦,是姜子牙那个宗族的分支。吕不韦门下,有食客3000人,家僮万人。公元前235年,吕不韦令门人创作了黄老道家的巨著,《吕氏春秋》,有八览、六论、十二纪共20余万言。其中有《直躬之信》
【楚有直躬者,其父窃羊而谒之上,上执而将诛之。直躬请代之。将诛矣,告吏曰:"父窃羊而谒之,不亦信乎?父诛而代之,不亦孝乎?信且孝而诛之,国将有不诛者乎?"荆王闻之,乃不诛也。孔子闻之曰:"异哉!直躬之为信也,一父而载取名焉"故直躬之信,不如无信。】


春秋战国时的楚国,春秋以前叫它楚国,战国又把楚国叫荆国,所以这个楚国,人称荆楚。故事说的是
“直躬向国家级干部令伊,告发自己的父亲偷人家的羊”。


依据当时的国家政策“诚实不可欺”,楚王要杀直躬的父亲,依据“诚实不可欺”又不能杀直躬的父亲。
这篇反映古代的遗文佚事和思想观念,在今人看来,仍然有两种看法:
一,依据“诚实不可欺”杀直躬的父亲。这个诚实,是人家养羊专业户是诚实的良民,欺负了诚实的人家养羊专业户,偷人家羊,该杀。
二、依据“诚实不可欺”不能杀直躬的父亲。这个诚实人是直躬,诚实的表现,是向国家级干部令伊,告发自己的父亲偷人家的羊。因忠于国家法规,诚实地告发父亲,是为了挽救父亲,而不是为了失去父亲。因为如果要杀偷羊的父亲,是杀了直躬的父亲,所以,直躬的父亲不该杀。


至于孔子说:直躬出卖父亲,因而得到诚实的名声。所以说,还不如没有诚实的名声。
孔子的观点,则是现在大多数人的观点。
在这里,如果有人这样说:“杀了偷羊的直躬亲生父亲,以振国威;封赏诚实的直躬一个更好的父亲。以表示——奖惩分明”。要我说,那就荒谬透顶了。
古往今来,“杀又杀不得,留又留不得”的案子多了去了!


最具时代特色的,国家各级监察委员会,如果说“楚国叶县的直躬的父亲该杀”。 大家会一个劲地拍巴掌,也扯着嗓子高喊:好啊!好啊!
如果说“不该杀楚国叶县的直躬的父亲”。大家也会一个劲地拍巴掌,也扯着嗓子高喊:好啊!好啊!
又会有人质问我老汉:“何以见得?”
必答曰:动词组“该杀”二字,写在不同的位置,会有不同的结果。“断章取义”都是这么来的。


例如,用益物权,承包者的权利保护,法释【20056号等国法,都指向一个话题——说征收土地的安置补助费属于承包户。
据我所知,宿松2008年对某村民组的征地,安置补助费根本就没有。那时,宿松实施了两个“百日大会战”,虽然夺取了一大片土地,两个“百日大会战”的工作组同志的吐沫横飞,都是“断章取义”来解释征收的。
不知道如今的地方监察委员会,它的职责——监督、调查、处置。是对人呢还是对事。
如果对人,这一边安置补偿费,县长没有贪污,征收土地的安置补助费,就冤沉海底了。
如果对事,应该维护国家政策法规,兑现国家对承包户的承诺,补发承包户应得的安置补助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永遇乐·直躬之信,不如无信
祸不单行,福求双至,贤契知否。苦口婆心,忠言逆耳,好个凄凉语。
娇生惯养,营私溺爱,害了子孙无数。笑直躬、偷羊告父,那是所为何处?
荣枯得失,悲欢离合,莫若孤男寡女。老鼠衔儿,牤牛舔犊,恐有人相侮。
鹤颜童趣,冰肌玉骨,改写辰鸦暮鼓。倒留下、荒村野舍,恍然大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直躬之信,是历史法律上的一个案例。也是法学界,研究古典法学一个值一看的故事。
《论语·子路》里:
【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
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


公元前489年,孔子率众弟子周游列国时,专程到叶国拜访叶公,希望能得到叶公的重用。孔子在叶国期间,多次和叶公谈论为政之道,并称赞叶公治叶经验为“近者悦,远者来”。
宰叶夸耀叶县人正直,说;“孔老先生您宣传正直,您看我们叶国(我党),有个直躬,他父亲偷人家养羊专业户的羊了,他儿子忠于国法,忠到什么程度?竟然举报了父亲”。
孔子观点不一致,不以为然地说:
“我们鲁国(我党)的正直,完全不同于你们叶国,父亲为儿子隐瞒罪过,儿子为父亲隐瞒罪过,这是仁爱,这是孝道,这才是最大的正直”。
孔子的叶邑之行并未得到所期望的结果。很快离叶而回。
孔子的门人大为不满。有的还杜撰了个《叶公好龙》,讥笑叶公虚伪。我们这里且不管《叶公好龙》的作者有没有诽谤罪。


我本帖子第1#楼,介绍了《吕氏春秋》里的话:【楚有直躬者,其父窃羊而谒之上,上执而将诛之。直躬请代之。将诛矣,告吏曰:“父窃羊而谒之,不亦信乎?父诛而代之,不亦孝乎?信且孝而诛之,国将有不诛者乎?”荆王闻之,乃不诛也。孔子闻之曰:“异哉!直躬之为信也,一父而载取名焉”故直躬之信,不如无信。】


用现在的语言解释是这样的:
楚国有一个名叫直躬的人,他的父亲偷了别人的羊,直躬将这件事报告荆王,荆王派人捉拿直躬的父亲并打算杀了他。
直躬请求代替父亲受刑。
直躬将要被杀的时候,他对执法官员说:“我父亲偷了别人的羊,我将此事报告给大王,这不也是诚实不欺吗?
父亲要被处死,我代他受刑,这不也是孝吗?
像我这样既诚实又有孝德的人,都要被处死,我们国家还有谁不该被处死呢?”
荆王听到这一番话,于是不杀他。
孔子听了后说:“直躬这样的诚实,真奇怪啊!一个父亲一而再为他取得名声”。
所以直躬的诚实,还不如不诚实。


这一段文字交代了故事原型,说明楚国叶县这个偷羊的,案发,本来要杀头。由于是至亲举报的,并且依法可以替代受死,就免于对犯罪人执行。
替代人将在受死,本该杀头,可是,当事人进行法理抗辩,说,一个又忠又孝的人都要杀头,楚国还有谁不杀头?
这个忠孝正直,正是宰叶治理叶县主张的。所以抗辩有效。对替代受死人也免于执行死刑。由于抗辩中涉及到忠孝两全,好像说孔子提出的孝也包含在其中。其实不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国是中国第一个设置县制度的,楚国原是淮河中上游一个小国度,战争对外扩张,消灭一个小国就命名一个所属县,县有四郡,楚国的县比秦朝的郡大。叶县在平顶山市,楚王向北扩张了六七百里,毫无疑问,叶县当时是一个小国,就叫叶国。西周时期叫应国。
叶公是芈姓,沈氏,是楚庄王熊旅的后代,来到叶国励精图治,这是后人称之为叶姓始祖的叶公宰叶。

读《吕氏春秋》的看官,你不觉得孔子的语气怪怪的吗?
孔子说,直躬这样的诚实,真奇怪啊!一个父亲一而再为他取得名声。看官,一而再,是什么意思?我认为有三重意思:
一、直躬为了维护国家的“忠实不可欺”揭发自己的父亲偷羊,人将为直躬大义灭亲,顶赞。
二、直躬为了维护国家的“忠实不可欺”,作无罪抗辩。既可以保住自己,又可以保住他的父亲,人将为直躬有智慧有口才,顶赞。
三、直躬为了维护国家的“忠实不可欺”,作无罪抗辩。指出国法的不健全,并且直躬也是钻了国法不全的空子,达到了预期效果,要不然,为什么犯傻要送死干什么?人将为直躬敢于站出来拍案说法,顶赞。


孔子55岁离开鲁国,周游列国,63岁回到鲁国,跟随的弟子有:子路、冉有、子贡、子羔。则关于宰叶与孔子讲到直躬的故事,子路在场,《论语·子路》是子路记载孔子的语录。所以孔子不满意宰叶讲的直躬,并不是忠不妥,孝不妥,而是信之失。
直躬对楚国当时的国法抗辩,是作挑剔般的不信。
直躬举报父亲偷羊,依照“忠实不可欺”死刑,依照替死总有一人当死,直躬以身试法,凭铁嘴钢牙,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既然替死不成,直躬的父亲死罪免过,活罪不饶,一顿毒打少不了。直躬引来了灾祸。对父亲不信。
这样不信,则忠也不忠,孝也不孝。

好在楚王允许抗辩,及时发现法律错误,及时得以纠正。如果说,没有出台新的法律政策,仍然要按照出台的“忠实不可欺”,必须执行死刑,该从何说起?


我们这里暂且不说叶公和孔子忠、孝。只说公民研究法理。也该有一些思索,如:
①有错则改。
②新法与旧法的衔接阶段怎样执行。
③护法的目的,是树立国法的威严,还是立法为民。


所以本帖1#楼提到了国家一个已经执行的国法,关于征收农村集体土地,安置补助费的问题。
而宿松县2008年对某村民组土地征收,安置补助费没有给付。应该纠正错误,提出补发。
法释[2005]6号,是2015年的法释,是执行了好几年,才到2008年土地征收,难道安置补助费不应该给吗?
《物权法》是2007年10月1日起执行的,到2008年土地征收,难道安置补助费不应该给吗?
《农村土地承包法》2002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自2003年3月1日起施行。到2008年土地征收,难道安置补助费不应该给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11-13 11:15 , Processed in 0.07942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