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查看: 3416|回复: 3

拍案说法·古典·直躬之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4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拍案说法·古典·直躬之信
战国末年著名商人、政治家、思想家,吕不韦,姜姓,吕氏,名不韦,是姜子牙那个宗族的分支。吕不韦门下,有食客3000人,家僮万人。公元前235年,吕不韦令门人创作了黄老道家的巨著,《吕氏春秋》,有八览、六论、十二纪共20余万言。其中有《直躬之信》
【楚有直躬者,其父窃羊而谒之上,上执而将诛之。直躬请代之。将诛矣,告吏曰:"父窃羊而谒之,不亦信乎?父诛而代之,不亦孝乎?信且孝而诛之,国将有不诛者乎?"荆王闻之,乃不诛也。孔子闻之曰:"异哉!直躬之为信也,一父而载取名焉"故直躬之信,不如无信。】


春秋战国时的楚国,春秋以前叫它楚国,战国又把楚国叫荆国,所以这个楚国,人称荆楚。故事说的是
“直躬向国家级干部令伊,告发自己的父亲偷人家的羊”。


依据当时的国家政策“诚实不可欺”,楚王要杀直躬的父亲,依据“诚实不可欺”又不能杀直躬的父亲。
这篇反映古代的遗文佚事和思想观念,在今人看来,仍然有两种看法:
一,依据“诚实不可欺”杀直躬的父亲。这个诚实,是人家养羊专业户是诚实的良民,欺负了诚实的人家养羊专业户,偷人家羊,该杀。
二、依据“诚实不可欺”不能杀直躬的父亲。这个诚实人是直躬,诚实的表现,是向国家级干部令伊,告发自己的父亲偷人家的羊。因忠于国家法规,诚实地告发父亲,是为了挽救父亲,而不是为了失去父亲。因为如果要杀偷羊的父亲,是杀了直躬的父亲,所以,直躬的父亲不该杀。


至于孔子说:直躬出卖父亲,因而得到诚实的名声。所以说,还不如没有诚实的名声。
孔子的观点,则是现在大多数人的观点。
在这里,如果有人这样说:“杀了偷羊的直躬亲生父亲,以振国威;封赏诚实的直躬一个更好的父亲。以表示——奖惩分明”。要我说,那就荒谬透顶了。
古往今来,“杀又杀不得,留又留不得”的案子多了去了!


最具时代特色的,国家各级监察委员会,如果说“楚国叶县的直躬的父亲该杀”。 大家会一个劲地拍巴掌,也扯着嗓子高喊:好啊!好啊!
如果说“不该杀楚国叶县的直躬的父亲”。大家也会一个劲地拍巴掌,也扯着嗓子高喊:好啊!好啊!
又会有人质问我老汉:“何以见得?”
必答曰:动词组“该杀”二字,写在不同的位置,会有不同的结果。“断章取义”都是这么来的。


例如,用益物权,承包者的权利保护,法释【20056号等国法,都指向一个话题——说征收土地的安置补助费属于承包户。
据我所知,宿松2008年对某村民组的征地,安置补助费根本就没有。那时,宿松实施了两个“百日大会战”,虽然夺取了一大片土地,两个“百日大会战”的工作组同志的吐沫横飞,都是“断章取义”来解释征收的。
不知道如今的地方监察委员会,它的职责——监督、调查、处置。是对人呢还是对事。
如果对人,这一边安置补偿费,县长没有贪污,征收土地的安置补助费,就冤沉海底了。
如果对事,应该维护国家政策法规,兑现国家对承包户的承诺,补发承包户应得的安置补助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永遇乐·直躬之信,不如无信
祸不单行,福求双至,贤契知否。苦口婆心,忠言逆耳,好个凄凉语。
娇生惯养,营私溺爱,害了子孙无数。笑直躬、偷羊告父,那是所为何处?
荣枯得失,悲欢离合,莫若孤男寡女。老鼠衔儿,牤牛舔犊,恐有人相侮。
鹤颜童趣,冰肌玉骨,改写辰鸦暮鼓。倒留下、荒村野舍,恍然大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直躬之信,是历史法律上的一个案例。也是法学界,研究古典法学一个值一看的故事。
《论语·子路》里:
【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
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


公元前489年,孔子率众弟子周游列国时,专程到叶国拜访叶公,希望能得到叶公的重用。孔子在叶国期间,多次和叶公谈论为政之道,并称赞叶公治叶经验为“近者悦,远者来”。
宰叶夸耀叶县人正直,说;“孔老先生您宣传正直,您看我们叶国(我党),有个直躬,他父亲偷人家养羊专业户的羊了,他儿子忠于国法,忠到什么程度?竟然举报了父亲”。
孔子观点不一致,不以为然地说:
“我们鲁国(我党)的正直,完全不同于你们叶国,父亲为儿子隐瞒罪过,儿子为父亲隐瞒罪过,这是仁爱,这是孝道,这才是最大的正直”。
孔子的叶邑之行并未得到所期望的结果。很快离叶而回。
孔子的门人大为不满。有的还杜撰了个《叶公好龙》,讥笑叶公虚伪。我们这里且不管《叶公好龙》的作者有没有诽谤罪。


我本帖子第1#楼,介绍了《吕氏春秋》里的话:【楚有直躬者,其父窃羊而谒之上,上执而将诛之。直躬请代之。将诛矣,告吏曰:“父窃羊而谒之,不亦信乎?父诛而代之,不亦孝乎?信且孝而诛之,国将有不诛者乎?”荆王闻之,乃不诛也。孔子闻之曰:“异哉!直躬之为信也,一父而载取名焉”故直躬之信,不如无信。】


用现在的语言解释是这样的:
楚国有一个名叫直躬的人,他的父亲偷了别人的羊,直躬将这件事报告荆王,荆王派人捉拿直躬的父亲并打算杀了他。
直躬请求代替父亲受刑。
直躬将要被杀的时候,他对执法官员说:“我父亲偷了别人的羊,我将此事报告给大王,这不也是诚实不欺吗?
父亲要被处死,我代他受刑,这不也是孝吗?
像我这样既诚实又有孝德的人,都要被处死,我们国家还有谁不该被处死呢?”
荆王听到这一番话,于是不杀他。
孔子听了后说:“直躬这样的诚实,真奇怪啊!一个父亲一而再为他取得名声”。
所以直躬的诚实,还不如不诚实。


这一段文字交代了故事原型,说明楚国叶县这个偷羊的,案发,本来要杀头。由于是至亲举报的,并且依法可以替代受死,就免于对犯罪人执行。
替代人将在受死,本该杀头,可是,当事人进行法理抗辩,说,一个又忠又孝的人都要杀头,楚国还有谁不杀头?
这个忠孝正直,正是宰叶治理叶县主张的。所以抗辩有效。对替代受死人也免于执行死刑。由于抗辩中涉及到忠孝两全,好像说孔子提出的孝也包含在其中。其实不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国是中国第一个设置县制度的,楚国原是淮河中上游一个小国度,战争对外扩张,消灭一个小国就命名一个所属县,县有四郡,楚国的县比秦朝的郡大。叶县在平顶山市,楚王向北扩张了六七百里,毫无疑问,叶县当时是一个小国,就叫叶国。西周时期叫应国。
叶公是芈姓,沈氏,是楚庄王熊旅的后代,来到叶国励精图治,这是后人称之为叶姓始祖的叶公宰叶。

读《吕氏春秋》的看官,你不觉得孔子的语气怪怪的吗?
孔子说,直躬这样的诚实,真奇怪啊!一个父亲一而再为他取得名声。看官,一而再,是什么意思?我认为有三重意思:
一、直躬为了维护国家的“忠实不可欺”揭发自己的父亲偷羊,人将为直躬大义灭亲,顶赞。
二、直躬为了维护国家的“忠实不可欺”,作无罪抗辩。既可以保住自己,又可以保住他的父亲,人将为直躬有智慧有口才,顶赞。
三、直躬为了维护国家的“忠实不可欺”,作无罪抗辩。指出国法的不健全,并且直躬也是钻了国法不全的空子,达到了预期效果,要不然,为什么犯傻要送死干什么?人将为直躬敢于站出来拍案说法,顶赞。


孔子55岁离开鲁国,周游列国,63岁回到鲁国,跟随的弟子有:子路、冉有、子贡、子羔。则关于宰叶与孔子讲到直躬的故事,子路在场,《论语·子路》是子路记载孔子的语录。所以孔子不满意宰叶讲的直躬,并不是忠不妥,孝不妥,而是信之失。
直躬对楚国当时的国法抗辩,是作挑剔般的不信。
直躬举报父亲偷羊,依照“忠实不可欺”死刑,依照替死总有一人当死,直躬以身试法,凭铁嘴钢牙,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既然替死不成,直躬的父亲死罪免过,活罪不饶,一顿毒打少不了。直躬引来了灾祸。对父亲不信。
这样不信,则忠也不忠,孝也不孝。

好在楚王允许抗辩,及时发现法律错误,及时得以纠正。如果说,没有出台新的法律政策,仍然要按照出台的“忠实不可欺”,必须执行死刑,该从何说起?


我们这里暂且不说叶公和孔子忠、孝。只说公民研究法理。也该有一些思索,如:
①有错则改。
②新法与旧法的衔接阶段怎样执行。
③护法的目的,是树立国法的威严,还是立法为民。


所以本帖1#楼提到了国家一个已经执行的国法,关于征收农村集体土地,安置补助费的问题。
而宿松县2008年对某村民组土地征收,安置补助费没有给付。应该纠正错误,提出补发。
法释[2005]6号,是2015年的法释,是执行了好几年,才到2008年土地征收,难道安置补助费不应该给吗?
《物权法》是2007年10月1日起执行的,到2008年土地征收,难道安置补助费不应该给吗?
《农村土地承包法》2002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自2003年3月1日起施行。到2008年土地征收,难道安置补助费不应该给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发布新帖
  • QQ客服
  • 微信
  • APP端
  • 返回顶部
  • 公益
    招聘
    交友
    二手车
    宠物
    百宝箱
    关闭
    社区导航
    宿松纪事
    宿松民声
    宿松公益
    港宿松哇
    文学艺术
    宿松乡友
    宿松影像
    分类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出售
    最新楼盘
    房产经纪人
    全职招聘
    求职信息
    兼职招聘
    口碑商家
    跳蚤市场
    交友中心
    城市活动
    宿松生活
    抒情港湾
    健康养生
    吃住玩乐
    古玩易经
    网购达人
    电脑数码
    宿松交友
    丽人宝贝
    宿松服务
    便民发布
    买房卖房
    求职招聘
    租房市场
    二手买卖
    宿松八卦
    车行天下
    钓迷乐园
    K歌交流
    娱乐灌水
    风景名胜
    家有宠物
    游戏世界
    社会纵横
    DIY分区
    宿松民歌
    宿松户外
    佛学修行
    百年光影
    龙湖泛舟
    疾控之声
    蓝天救援
    宿松暴走
    宿松电商
    宿松装修
    法与民生
    协会集结
    建筑协会
    宿松义工
    号仁学会
    国学精髓
    世纪家园
    版主沙龙
    新手之家
    版务公告
    广播专区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GMT+8, 2019-4-25 20:33 , Processed in 0.083410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