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查看: 3894|回复: 1

历史类>拍案说法>郑天宇假契霸产冤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9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历史类>拍案说法>郑天宇假契霸产冤案
说法,就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对一个被别人吹嘘的古时候的法官,不是看他的当时代的名声,更要看他处理案件时,是不是依事实为依据,对证据的质证,和对事实的调查是相当重要的,证据的真实性,和新证据合理的排他性,是决定澄清冤案的关键环节。舍此不成为清官。
徐士林老爷,被他的出生地山东登州府文登县徐家庄的人,吹嘘是重证据的清官。但是在处理宿松县桑落洲归林庄郑天宇张琼友金华土地纠纷,到底是买卖还是典当的案件。采用证据不全,更谈不上到实地明察暗访。典地已经证实的情况下,徐士林老爷否认了,徐士林老爷拿出了什么新证据呢?没有。徐士林老爷把是典非卖,说成是卖非典。徐士林老爷自以为是伟大的创造发明。在我看来是糊涂官判了一桩糊涂案。
是不是糊涂官?上一讨论,讲到了收缴注销当事人的证据,徐士林老爷手记上说:“郑天宇假契涂销附卷,并取依领报査。毋再徇延,致滋葛藤。”
把证据涂销附卷,注销了地契证据原件,唯一真实的证据没有了。使喊冤的物主无证上诉。
由此案可以看出,徐士林老爷所谓结案神速的秘诀,原来是收缴当事人的证据原件。达到沽名钓誉的目的。
销毁假证据时,应该是在把真证据公布于世,令人信服的情况下才可以。徐士林老爷,采用了哪些证据呢?是不是抛开主题,收拾点木屑呢?还可以从徐士林老爷手记《徐公谳词》看得格外清楚。
谳词”的通俗解释就是案件判决书,手记,就是案件的来龙去脉案件记录,两者是有一点区别的。
既然是徐士林老爷手记,就是交代清楚的徐士林老爷的判案依据。
据手记载:
金华前后词供皆称“洲地买自张姓,其上手郑姓老契,俱有卖绝字样,亦并缴付伊父收执”等语。
而天宇则谓“此地伊典于张,张转典于金。伊巳兌价付张赎回,故执业。其金华各卖契尽属伪造”等语。
且三年八月内,陈县丞审看呈验典契一纸,开载含糊,于雍正二年冬投税,赎回之契,何用投税?易卖为典情虚可知。
而契后又载“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
【到底是金华买洲地,还是张琼友的鲇鱼沟芦课地四处,典给金华呢?
金说是卖,是买洲地;
张说是典,不是卖,是典鲇鱼沟芦课地四处,
,契后又载“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有典契为凭。
徐士林老爷没有验证金的契后面有没有载“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只凭金华前后词供皆称“洲地买自张姓,其上手郑姓老契,俱有卖绝字样,亦并缴付伊父收执”等语。
徐士林老爷就断定是卖绝,不是典。
人们不禁要问,是物证法律效率大,还是控辩双方,偏信其中一方的口述的法律效力大呢?
是不是卖绝地契,是不是典出可以赎回的地契,公布一下原件内容,验证原件典地契格式还是卖绝地格式,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卖地有卖出字样,典地有赎地字样。查一下金华手里地契,有没有赎地内容字样,如果有赎地字样,就是典,如果没有赎地字样,就是卖绝。】
但査三年三月二十九日郑姓初次诉词内称“金虽造父卖契,不过说卖与张人,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张人既要转卖,亦有见卖得赎之例”等语。
【金华地契,还在他父亲手里,金华并没有把地契交给公堂徐士林老爷验证。
郑天宇说,金华假造卖契,连我典给张琼友的地,也被他改成卖地了。
郑天宇说,既然金华说地契上有,老契来源于郑,老契上面记载了,郑天宇卖给张琼友的地 “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
请看,造假卖契,也讲到一个赎回字眼。哪有卖地契说赎回字眼的呢?
郑天宇还说,金华称地是买于张,张人既要转卖,亦有见卖得赎之例,现在我见张就要卖地了,典出多年后赎回,也有律例参考吧!】
本府未阅契券,未便直断。
【这个时候,徐士林老爷没有查验金华的地契,更有没有查金华契券上有没有赎回字样;徐士林老爷也没有查看郑天宇契券,这个关键的证物他没有看。
未阅契券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连串的判断写出来了。是不是公正的,还不好说,但是他先记载在手记里,假设下文证实了就判断没错,就定型了。接下来徐士林老爷看了契券吗,没有查验。
只看了——
1金华所执买契,虽属雍正年印信尾单。上手四契,开载明晰。
2、郑天宇所执赎回典契,亦属雍正年印信尾单。契内止载鲇鱼沟芦课地四处。
3、且典契系郑文生笔也,契后批“将此契缴还”两行乃张琼友笔也。
4、王巌yán任作中扛证,郑姓词状字迹,又多出伊手。
【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页】
历史类>拍案说法>郑天宇假契霸产冤案
徐士林老爷始终不公开契券是典契,还是卖契,
下文介绍了雍正二年冬纳税了,归林司依纳税的典地契合法,在雍正四年县丞陈老爷,把鲇鱼沟芦课地四处,改判给了郑天宇。
此时四十四岁的徐士林老爷,还沉浸在康熙王朝的律典里,武断地认为,典地不必纳税,纳税就是卖绝。只有红契纳税,于是怀疑县丞陈老爷判案不对。
典地到底要不要纳税?看雍正时期的规定就可以知道。
到了清朝雍正时期,自卖土地,除了买卖双方字迹的白契外,还要到衙门用统一格式,统一契纸,请牙纪填写盖章,加盖官印的,所谓红契,缴纳交易税费。才是卖地契。
典地,也可以用官家统一地契纸,统一格式,缴纳典地税费出现白契红契并存的地契;
典地也可以私自典地,不通过官方,就是白契,不缴纳税费。
徐士林老爷应该通过了红契,找到那份使用官方统一的地契纸,依据那个契纸,那个红契来评论,是卖绝纳税。就定为卖绝
依据那个契纸那个红契,那个典地格式来评论,如果那个是人家典出之后的赎回的纳税,就定为典地。
就不需要诡辩。
但是他徐士林老爷自始至终都不去看至关重要的那个红契。
徐士林老爷否认雍正当时法规,否认历史事实——且康熙四十三年,没有规定要求使用官契,雍正起卖地要求用官契,典契可以用也可以不用官契。
在一个必须用红契卖地的朝代,只看白契是不行的。法官手里拿着白契硬说是卖契就更荒唐。
既然徐士林老爷不愿意看红契,就不能审查出是典契,还是卖绝。
就应该好好看看白契的格式,是不是对应既然纳税了的那份红契。。但是徐士林老爷连白契全文也不愿意公示于众,只看尾单。
徐士林老爷发现了这个笔迹的凭据,此时还不肯定为典地凭据,
只说地契是郑文生写的,将此契缴还,是张琼友写的。
归林司已经查了雍正二年冬纳税了,归林司依纳税的典地契合法,在雍正四年县丞陈老爷,把鲇鱼沟芦课地四处,改判给了郑天宇。
徐士林老爷又说县丞陈老爷判断错误
看官请注意:既然徐士林老爷说,县丞陈老爷依纳税的典地契合法,是证据判断错误。纳税的典地契证据合法不合法,也该查验纳税的典地契证据。
可是徐士林老爷,不去查验县丞陈老爷认为这个至关重要的红契。只看白契是谁代写的,只看白契是谁签字许诺赎回的。
白契是谁写的,谁签字许诺赎回的,有错吗?凭雍正地契法规,我看单一个白契都没有错。有那个红契,就更不会有错。
徐士林老爷,既然那边说,典地就不纳税,这边又说,典地白契上,不该写字。
看官想想看——当徐士林老爷不看经官红契。否认雍正二年冬赎回官契纳税的时候,像徐士林老爷要求的那样看白契。果真是写赎回契的白契上面,没有康熙四十三年郑家人的字迹,也没有雍正二年冬张琼友的承诺赎回退契的字迹,就只是一张白纸。一张白纸,还叫地契吗?
看官请注意:王巌yán任,作中扛证,郑姓词状字迹,又多出伊手。有错吗?我看没有错。民有冤托人写状纸,民有冤,知情人站出来抗辩,历来是准许的。】
既然徐士林老爷说县丞陈老爷改判错误,又不审查县丞陈老爷依据,就该拿出新的证据。
徐士林老爷是这样交代的:
而四年间归林司详称“张狗儿供,金华叫伊父到江西做客”之语,
第 该县先将此地断归金华,继因郑天宇执契喊冤,复改断归郑。押令金华领价缴契。
陈县丞之旧断果属不爽。
且典契系郑文生笔也, 契后批“将此契缴还”两行乃张琼友笔也。
如云琼友假捏骗郑典价,但郑系原业主,出卖于张,事在康熙四十三年,历年未远, 是卖非典,郑姓岂不知之?
【简直就是个逻辑错误,说陈县丞之旧断果属不爽(审核不清),徐士林老爷不指出陈县丞之旧断因什么事岂不知之?而是说历年未远, 是卖非典,郑姓岂不知之?笑话
既然徐士林老爷说出了郑天宇是原主,典出赎回,天经地义,康熙四十三年用低于卖绝价格典出,历十九年再用高于原典出价格赎回,是典非卖。郑姓知之,张姓知之,陈县丞知之。
在县丞陈老爷看来,不但是典非卖,还因为有人证,证明从雍正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起诉后,控辩双方关键证人——张琼友三个月内杳不到庭,金称郑匿,郑称金藏。
这回有下文了——四年间归林司详称“张狗儿供,金华叫伊父到江西做客” ——这个至关重要的,控辩双方关键证人原来果真是金华藏起来了。
所以,是典非卖,陈县丞知之,而且旧断之:先将此地断归金华,继因郑天宇执契喊冤,复改断归郑。押令金华领价缴契。】
徐士林老爷拿出了什么新证据呢?没有。徐士林老爷把是典非卖,说成是卖非典。这是徐士林老爷的伟大创造发明。
硬要质问人 “是卖非典,郑姓岂不知之?”
是卖非典,事情本来不是那回事,郑姓岂能知之?
再说,“是卖非典,郑姓岂不知之?怎么就是“陈县丞之旧断果属不爽”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发布新帖
  • QQ客服
  • 微信
  • APP端
  • 返回顶部
  • 公益
    招聘
    交友
    二手车
    宠物
    百宝箱
    关闭
    社区导航
    宿松纪事
    宿松民声
    宿松公益
    港宿松哇
    文学艺术
    宿松乡友
    宿松影像
    分类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出售
    最新楼盘
    房产经纪人
    全职招聘
    求职信息
    兼职招聘
    口碑商家
    跳蚤市场
    交友中心
    城市活动
    宿松生活
    抒情港湾
    健康养生
    吃住玩乐
    古玩易经
    网购达人
    电脑数码
    宿松交友
    丽人宝贝
    宿松服务
    便民发布
    买房卖房
    求职招聘
    租房市场
    二手买卖
    宿松八卦
    车行天下
    钓迷乐园
    K歌交流
    娱乐灌水
    风景名胜
    家有宠物
    游戏世界
    社会纵横
    DIY分区
    宿松民歌
    宿松户外
    佛学修行
    百年光影
    龙湖泛舟
    疾控之声
    蓝天救援
    宿松暴走
    宿松电商
    宿松装修
    法与民生
    协会集结
    建筑协会
    宿松义工
    号仁学会
    国学精髓
    世纪家园
    版主沙龙
    新手之家
    版务公告
    广播专区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GMT+8, 2019-4-25 20:43 , Processed in 0.110991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