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宿松世纪网

查看: 2255|回复: 6

历史类,拍案说法,宿松郑天宇张琼友金华土地买卖疑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7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宿松郑天宇张琼友金华土地买卖疑案(历史类,拍案说法)
乾隆皇帝的老师徐士林,雍正五年任安庆府知府,审理辖地宿松桑落州归林庄长达五年的土地纠纷疑案。处理的结果,本人认为是历史冤案。
见大清名吏徐士林手记《徐公谳yàn词》
《徐公谳yàn词》郑天宇假契霸产案原文:
据该县申送金华告郑天宇等一案卷宗到府,本府核阅。
金华前后词供皆称“洲地买自张姓,其上手郑姓老契,俱有卖绝字样,亦并缴付伊父收执”等语。
而天宇则谓“此地伊典于张,张转典于金。伊巳兌价付张赎回,故执业。其金华各卖契尽属伪造”等语。
其私相授受之张琼友,于雍正三年三月内具诉之后,杳不到案。金称郑匿,郑称金藏。以致事经五载,官经四易,悬案未结,讼端不息。
但査三年三月二十九日郑姓初次诉词内称“金虽造父卖契,不过说卖与张人,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张人既要转卖,亦有见卖得赎之例”等语。
是郑姓之绝卖与张,张姓之绝卖与金,情见乎词矣。况郑姓与金华未讼之先,突先具词在案,恐有造契之事。是明知金人执有卖契,故先发制人。鬼蜮之技,败于蛇足。
且三年八月内,陈县丞审看呈验典契一纸,开载含糊,于雍正二年冬投税,赎回之契,何用投税?易卖为典情虚可知。
而契后又载“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
是郑人明知业在金人,即果是典非卖,亦应催令张人,向现在执业之人楚价取赎。
况郑绝卖与张,张绝卖与金,事历十有九年,突与张琼友私相授受,强行执业,有此理乎?
至张琼友与金华虽谊属中表,籍皆德化。但琼友昧心贪利,以绝卖于金人之产,私退于郑,又与郑姓同日进词,硬抵金姓。
是琼友实为郑 厚产,金姓莫可如何。明系郑姓诡计。
而四年间归林司详称“张狗儿供,金华叫伊父到江西做客”之语,
其为郑姓串嘱,反词嫁祸,夫复何疑?
第该县先将此地断归金华,继因郑天宇执契喊冤,复改断归郑。押令金华领价缴契。
本府未阅契券,未便直断。及提验两造各契,曲直真假,了若指掌。
金华所执买契,虽属雍正年印信尾单,但上手四契,开载明晰。
及阅郑天宇所执赎回典契,亦属雍正年印信尾单,而契内止载鲇鱼沟芦课地四处,并无界址段落。
盖郑姓卖契久归金手,天宇固不能指其出卖与张者为何地,琼友亦不能指其转卖于金者为何地,含糊捏造,
陈县丞之旧断果属不爽。
且典契系郑文生笔也, 契后批“将此契缴还”两行乃张琼友笔也。
契后字迹未尝不竭力造作,但细细比对,笔锋字式,前后实非出于一手。
假捏典契,百嘴何词?如云琼友假捏骗郑典价,但郑系原业主,出卖于张,事在康熙四十三年,历年未远,是卖非典,郑姓岂不知之? 串谋假捏,毫无疑义。典契既假,卖契即真。五载疑团,一言可折。
而天宇辄敢执此不可对人、不可对神之假物,公然霸产,公然朦官,丧心大胆,殊堪发指。
王巌yán任作中扛证,郑姓词状字迹,又多出伊手,
明系唆讼棍徒,卷词自称训蒙 ,无耻已极。本应提拿重处,姑饬发落断结。
为此仰县官吏遵照,除张琼友物故不议外,
将假契霸产之郑天宇,重责三十板。
作中扛证之王巌任,重责二十五板。
所有洲地仍断归金华管业。
其郑天宇抢去籽粒,査明确数,追给金华收领。
郑天宇假契涂销附卷,并取依领报査。
毋再徇延,致滋葛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拍案说法(历史之宿松郑天宇冤案一)
看过安庆知府徐士林老爷的手记,存在事实交代不清,证据不足,推理脱离依据,审案不明。用词不准确。
所以本人认为这是一桩冤案,需要将手记原文里的案情,用现代语言重新表述,还原历史真相。
公元1726年雍正五年丁未,安庆知府徐士林,接到由宿松县上呈安庆府金华告发郑天宇的状子,状子上说:“洲地买自张姓,其上手郑姓老契,俱有卖绝字样,亦并缴付伊父收执”。
于是传郑天宇到庭,郑天宇说:“此地伊典于张,张转典于金。伊巳兌价付张赎回,故执业。其金华各卖契尽属伪造”。
【注意:伊本义是他的意思,安在上文句子里,应当是说话的人,金华说他有地契是从张琼友那里买来的,张琼友的地契,没有交代是不是从郑天宇买来的还是典当的,只说老契是郑天宇的。“俱有卖绝字样,亦并缴付伊父收执”,卖绝字样不是郑天宇卖绝,如果是,就不可能直接由郑天宇交给金华的父亲收执,卖绝字样,应该是张琼友亲手交给金华的父亲收执的地契,是张琼友的卖绝。】。
【这个中间过度人张琼友没有出现,为什么直接是金华告郑天宇呢?难道不是曾经县官判给了郑天宇吗?县官是怎么判的呢?且听下文。】
原来竟是这样,
雍正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有郑天宇呈交归林使司县丞,陈老爷一个状纸,上面说“金虽造父卖契,不过说卖与张人,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张人既要转卖,亦有见卖得赎之例”
【金华的父亲手上的卖契,是造假的,造假的地契上,就算有说明,也不过是说,郑天宇把地卖给了张琼友,张琼友得地,郑天宇不能续回。现在张琼友要把地转卖出去,他转卖得,我就续回不得吗?见人家将要转卖,原物主续回应该有先例的。】
【徐士林老爷只说王巌任不该为郑天宇辩护是假的,没有仔细看看“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要老夫看来,既然是卖出,就不需要写上原主不得勒续。能够续回的只能是典,而不是卖。管业不能勒续约定,不可能写在卖契里,卖契应该是卖于某某永远为业,空口无凭立契为证。金华的父亲手上的卖契,假在哪里?很明显,就在那个管字和续字上,郑天宇并没有说金华的买契不是来源于张琼友,也没有肯定自己的老契已经落入谁的手里】
其私相授受之张琼友,于雍正三年三月内具诉之后,杳不到案。金称郑匿,郑称金藏。以致事经五载,官经四易,悬案未结,讼端不息。
【雍正三年三月内,诉讼是三月二十九日的,三月内是一个错误用词。说不定三月就剩最后一天了,下文的三年八月内,也应该是八个月内。徐士林老爷的三月内杳不到案,应该是讲张琼友三个月内不知到哪里去了,迟迟不到案,金说是郑藏起来了,郑说是金藏起来了。县丞陈老爷,也没有办法找到张琼友,张琼友哪里去了呢?】
而四年间归林司详称“张狗儿供,金华叫伊父到江西做客”之语,
【归林司作了调查,张琼友的儿子张狗儿交代,“金华叫伊父到江西做客”,张琼友藏匿地点,正是金华把张琼友藏在江西了。金华为什么要藏负案在身的一个关键人物呢?】
【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页】拍案说法(历史之宿松郑天宇冤案二)
经过县丞陈老爷八个月的案审:
三年八月内,陈县丞审看呈验典契一纸,开载含糊,于雍正二年冬投税,
而契后又载“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
【发现张琼友也不是把地卖给金华,而是典给金华。张琼友典契后面有契约载文: “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同样要核对典给金华地契上有没有契后面有契约载文:“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
且有雍正二年写契约时缴纳的税为证(投税)。
问题表面上出在典地契不纳税,卖地契要纳税,清朝有规定如果用官契典地就做卖地考虑,加盖官印,要交交易官税的。可是到了雍正改了章程,从顺治康熙写契附录契尾,契尾附注了国家规定纳税多少,付费给官家多少银子,给作中的牙纪多少银子,给执笔多少银子。没有规定必须用官纸,雍正改掉不用契尾,买卖必须用官契,典地如果用官契,也要纳税,典地也可以不用官契,典地可以续回。不用官契可以不纳税。但是如果规避法规,明地里卖却用典的形式不纳税,就要改换官纸,罚典价银一半。
徐士林老爷只看到典地不纳税,纳税就是卖地契,没有看到如果是用典地形式,撤换成卖地形式改用官契,就要罚银典地的一半规定。也没有看清楚典地可以用官契纳税的事实。徐士林老爷也知道这幅地块交易从康熙四十三年起有十九年了,为何在雍正二年冬还纳税呢?而且还是因为写典契的那一个契纸纳税(投税)的,说明张琼友“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证明张琼友典地给金华用的是雍正二年的官契,很有可能“转典金人之契,”与金华的交易就是在雍正二年冬。文中“其私相授受之张琼友,于雍正三年三月内具诉之后,杳不到案。”的“其私相授受之”就不是张琼友私相授受给金华,而是私相授受给郑天宇,私相授受就是私自交易,什么交易?——典地续回的交易。交易什么凭据?凭据地契在哪里?——出现了两个依据,第一个是在雍正二年冬典地给了金华,第二个是典地续回给了郑天宇,依据金华手里的依据县丞陈老爷把地判给了金华,不启信郑天宇,由于郑天宇不服,又有四年间归林司详称“张狗儿供,金华叫伊父到江西做客”之语,县丞陈老爷把地改判给了郑天宇。
那么徐士林老爷的“其私相授受之”,可不可以呢?
我看如果没有“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的契约,是完全可以,
即使有“转典金人之契,张人取赎,不干郑人之事”。郑天宇不知情,也是可以的,郑天宇何罪之有?
徐士林老爷说:“至张琼友与金华虽谊属中表,籍皆德化。但琼友昧心贪利,以绝卖于金人之产,私退于郑,又与郑姓同日进词,硬抵金姓。
是琼友实为郑 厚产,金姓莫可如何。明系郑姓诡计。”就牛头不对马嘴了。张琼友昧心贪利,以绝卖于金人之产,私退于郑,怎么就是郑姓诡计呢?】
【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页】拍案说法(历史之宿松郑天宇冤案三)
案件转到了徐士林老爷手里
徐士林老爷首先参照的是双方雍正年印信尾单。而不是别的。
金华所执买契,虽属雍正年印信尾单,但上手四契,开载明晰。
郑天宇所执赎回典契,亦属雍正年印信尾单,而契内止载鲇鱼沟芦课地四处。
典契系郑文生笔也,契后批“将此契缴还”两行乃张琼友笔也。
郑天宇诉状是王巌任所写。
王巌任为郑天宇出庭抗辩。
【在徐士林老爷看来知情做中抗辩不可以,代写状纸,就是唆讼。】
【徐士林老爷,既然知道契后批“将此契缴还”两行乃张琼友笔也。如果典契是假的,就应该是张琼友作假,也不是郑天宇作假。要打要罚只该要打张琼友,而不应该打郑天宇。
既然认定了张琼友给郑天宇的是典契交还,典契是郑文生写的,不是张琼友写的,说不定,当初郑天宇写的“鲇鱼沟芦课地四处”,张琼友清楚这幅地块四至,如今“将此契缴还”时,“鲇鱼沟芦课地四处”郑天宇也清楚这幅地块四至。正文与签字认可不是同一个人顺理成章,在徐士林老爷看来就是造假依据
“鲇鱼沟芦课地四处”就是唯一地块,没有异议。
再者,两代皇帝的地契规定不同。
作为康熙四十三年规定,私人之间的当典地契,是可信的。
与此同时金华的典契说成卖契,作为雍正二年冬的规定,先写好有参加做中人划十的契约定的所谓白契,凭白契,交由官家牙纪再在官纸上填写一份,盖上牙纪个人私章和官印的所谓红契。附着张琼友郑天宇签约的地契,还有郑天宇原来的老契,四契具全也是可信的。
接下来,两个证物之间必须质证,不是比对字面的法律效力,而是要实地达看,调查来龙去脉。
可是徐士林老爷只凭字面,只凭已经变换了的政策规定,不考虑康熙政策不同于雍正政策。对“鲇鱼沟芦课地四处”这幅地块没有实地达看,没有调查研究。】
【既然徐士林老爷比对的是,双方雍正年印信尾单。因为雍正已经废契尾,创契纸、契根。
尾单则不是契尾,金华的尾单则是契根,是官方档案中的契根(这是张琼友与金华的典契的契根,而徐士林老爷用契单混淆),
张琼友既然是私自授受给郑天宇,即没有经过官方,哪来的契根,
所谓郑天宇的尾单,只能是郑文生在康熙四十三年,代郑天宇写的典契原文后面的,注明的地块名称(而徐士林老爷也用契单混淆)】
【依我看,同一个朝代都有可能政策调整,何况一个是康熙四十三年,另一个是雍正二年冬,依据历史记载,两个时期的地契格式已经改变了,徐士林老爷凭地契格式不同就说康熙四十三年的是假的。
既然徐士林老爷认为是假的,就应该官批进档,而不是“郑天宇假契涂销附卷,并取依领报査。毋再徇延,致滋葛藤。”
徐士林老爷认为是假的原件涂销附卷了,谁还有原件上诉呢?收缴证据是不对的。】
【徐士林老爷凭证据字面判断,认定郑天宇地契是假的,有张琼友签字,就该有张琼友的事,但是放过了张琼友,而责打郑天宇。谁为郑天宇写状纸了,打谁,谁为郑天宇不平抗辩了,打谁。
相反,通过郑天宇诉述,金华所执地契上有“金虽造父卖契,不过说卖与张人,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张人管业,又不是卖于张人永远为业,为什冒出来一句原主不得勒赎,徐士林没有交代,案情不明。
张琼友,金华是表兄弟关系,两人是德化县籍民,而郑天宇是宿松县籍民,谁亲谁俗?为什么说张琼友与郑天宇合伙抵金华,还是郑天宇诡计呢?就凭同一天指正金华吗?案情不明。岂止不明,实为宿松郑天宇沉冤的冤案。】
冤案沉压了292年,乾隆爷的老师判案错误,清朝宿松人是不敢说的。
民国宿松人不说就不对了,孔祥熙不是重申了以江为界,北边再不是德化县的了吗?
日伪宿松人不说,是没有闲空,解放后作宿松县志,再没有人说,就更加不对了。
老夫看了好生不服。所以拍案说法。写于2017年11月27日星期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录清朝房屋土地交易契约规定
清代《户部例则》
承上启下既往开来,对房地交易管理的规定,既继承了传统的土地产权管理思想,也注入了满清政权与时代的特色。
房地交易是房屋土地权益的转移,其法律关系一直以来都是以契约形式来体现。
清代房地契约发展了明代契约规则,历代君王屡改官文书。
从顺治设契尾,雍正废契尾,创契纸、契根,
嘉庆咸丰二帝修订官稿示文,颁布《写契投税章程》,
最后宣统颁布买卖房产正契及新式契尾,
先后共进行五次大型修改,逐步规范了清代房地契约,完善了契尾制度,强化了房地契约的法律效应。
国家律例、政令与契约制度的有效实施,需要强有力的执行机构去推行。清代城市房地交易管理的执行机构,主要依托于国家土地交易管理机构,——户部
雍正房屋土地交易契约,实行官契的契纸,保留契根,还允许典地纳税使用官契,也允许典地不用官契,契就有红契和白契之分,红契是有牙纪(官家办事员)签字盖私章,加盖官印的,契根类似于档案。
雍正以后
乾隆
(一)绝卖者不用此契,止作戤gài当dàng;戤当者若用此契,竟作绝卖。
(二)契不许请人代写,如卖主一字不识,止许嫡亲兄弟子侄代写。
(三)成交时即投税。该房查明卖主户册,号下注明某年月日卖某人讫。
(四)由帖不许借人戤当,如违者不准告照。
(五)买产即便起业,勿许旧主仍佃,以杜影骗。
嘉庆
(一)凡用此契者,竟作绝卖。
(二)卖主不识字者,许兄弟子侄代书。
(三)成交后即粘契尾于后,验明推收。如违治罚。
(四)契内如有添注涂抹字样者,作捏造论。
(五)房屋间架仍载明空处。
(六)典戤用此契者,须注明年限回赎字样。如不注者,仍作绝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页】拍案说法(历史之宿松郑天宇冤案四)

这篇手记,出自乾隆爷老师安庆知府徐士林老爷,全文1141个字,简直可以看穿徐士林老爷,双手沾满了冤案的鲜血。
第528字处【厚产】是什么呢?应该是原产才能勉强说得通吧!这句话的原文
【至张琼友与金华虽谊属中表,籍皆德化。但琼友昧心贪利,以绝卖于金人之产,私退于郑,又与郑姓同日进词,硬抵金姓。
是琼友实为郑 厚产,金姓莫可如何。明系郑姓诡计。】


这里的产字,意思是土地所有权,哪个地块?鲇鱼沟芦课地四处,而不是所有洲地,下文还将讨论徐士林老爷的阴谋。
张琼友把卖给了金华的土地所有权,私退于郑,又与郑姓同日进词,硬抵金姓。是张琼友实为郑天宇原土地所有权, 金姓莫可如何。明系郑姓诡计。
这个句子分解一下,分开做三重话来议论。
1、至张琼友与金华虽谊属中表,籍皆德化。但琼友昧心贪利。
2、以绝卖于金人之产,私退于郑,又与郑姓同日进词,硬抵金姓。
3、是琼友实为郑原产,金姓莫可如何。
再总结以上三项——明系是郑天宇的诡计。
第一句里面“但琼友昧心贪利”是郑天宇的诡计吗?牛头不对马嘴。
第二句里面“又与郑姓同日进词,硬抵金姓”是郑天宇的诡计吗?牛头不对马嘴。
第三句里面,“是琼友实为郑原产,金姓莫可如何”。是不是郑天宇诡计先暂时不说,
郑天宇是原物主,金华莫可如何。说到点子上了。
为了说明为什么金华莫可如何,郑天宇典给张琼友的地,郑天宇赎回,任何人莫可如何也是天经地义的。唯独金华莫可如何呢?


再回头看手记第99字处,结合郑天宇的自述:
【而天宇则谓“此地伊典于张,张转典于金。伊巳兌价付张赎回,故执业。其金华各卖契尽属伪造”等语】。
就知道金华莫可如何。是说郑天宇已经把典出给张琼友的土地,花钱赎回了,金华没有办法了。
这个里面的伊字,不可能又是郑天宇又是张琼友,同一个句子里,伊只能是一个人,伊字就是郑天宇。
张琼友把地典给金华之后,郑天宇再从张琼友处赎回,是赎不回的,金华就毫无顾忌了。就不存在“金华莫可如何”了。
但是徐士林老爷,用了一个相当错误的字眼“金华莫可如何”。
即使能第三方,通过中间人张琼友逆向赎回,对郑天宇来说增加了麻烦。岂能是郑天宇自愿找麻烦,才肯定是郑天宇的诡计吗?
所以第三分句,是郑天宇的诡计的说法也是牛头不对马嘴。
唯一要掩盖的就是把原物主的地产,把“原”字改写成“厚”字。以为郑天宇家底特别厚,吸引了张琼友铤而走险。真的是郑天宇家底很厚吗?封建社会里,哪有家底很厚的人,把自己的地,典当出去换钱花呢?
【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页】拍案说法(历史之宿松郑天宇冤案五)

徐士林老爷还有一个【管业】,自己打自己嘴巴。
在手记的地1093个字处,“所有洲地仍断归金华管业”。
在封建社会里,是私有的土地,国家对私有土地是要收税的,曰收课。没有集体土地。有国有土地,是驻军土地。
像我在《一脚踏三省黄梅县之小池口》一文中,引用的《德化县志》,【乾隆三十三年十月内奉准,吏部咨为恭请改隶地,方以专责守事,会议得江西巡抚吴  ,湖北巡抚程  等。奏称湖北蕲州小江口地方原为蕲州卫军地】。
国有驻军的军垦地,也只能租用。而不可能当做自己的财产或典或卖给别人。


管业不同于祖业,管业也不同于置业。
如果张琼友把鲇鱼沟芦课地四处,的土地典给金华,然后又让郑天宇续回,同一幅地块,出现两个物主。县丞陈老爷,先判给金华,后改判给郑天宇,这回徐士林老爷仍断归金华管业,还说得过去。
可是,徐士林老爷却说成“所有洲地仍断归金华管业”。无形地把鲇鱼沟芦课地四处,换成了“所有洲地”。让金家这个德化县江坝垮塌一般农户,因小小的鲇鱼沟芦课地四处胜诉,一跃从变成拥有所有洲地的一家土财主。所有洲地,不只是金华原有土地。
(如今还有金家坝,还有宿松金坝葡萄命名的产品)


本案件争议的土地,是鲇鱼沟芦课地四处,并不是所有洲地。为什么要这样改地块呢?恐怕要结合手记原文第67字处的
【金华前后词供皆称“洲地买自张姓,其上手郑姓老契,俱有卖绝字样,亦并缴付伊父收执”等语】。里的“洲地买自张姓”来讨论吧!!
金华说什么,徐士林老爷就说什么,
把争议地块鲇鱼沟芦课地四处,换成了“所有洲地”。不光徐士林老爷的含糊其辞,还是别有用心呢!!
把买地置业,说成“所有洲地仍断归金华管业”。也是含糊其辞。
这是针对徐士林手记第238字段落
【但査三年三月二十九日郑姓初次诉词内称“金虽造父卖契,不过说卖与张人,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张人既要转卖,亦有见卖得赎之例”等语。】
“张人管业,原主不得勒赎”这里的【管业】,是谈可以赎回,但不能强制赎回的典契地块。


同样是【管业】,“所有洲地仍断归金华管业”里的【管业】,为何不强调【金华管业,原主不得勒赎。】呢?只有一个解释,把管业(从典契所得)和置业(从买卖契所得)有意搅混水。这才是徐士林老爷又一个含糊其辞。
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
案情推理脱离依据。
收缴和销毁当事人证据。
贼喊捉贼。徐士林老爷说他们没有把鲇鱼沟芦课地四处说清楚,是含糊其辞。痛打郑天宇,不究张琼友。
依我看郑天宇,就一个字——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

GMT+8, 2018-9-21 06:33 , Processed in 0.074216 second(s), 39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