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查看: 2067|回复: 0

【我的家风故事征文】好汉不值一粒米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0-31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家风故事征文】好汉不值一粒米
石普水
    父亲说,好汉不值一粒米。教书先生衣服上一粒米饭掉在厕所地上也捡起来吃。
小时候对父亲的这句话,有所质疑,甚至恶心。米饭掉在厕所的地上能捡起来吃么?而且还是教书先生!现在细细一想,人饿极了什么不能吃?吃是动物生存的本能。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晚上有人到地里偷下种的红薯吃,上面有屎,有人没有完全擦干净就迫不及待地吃,下谷种时几个人合伙偷谷种吃。这都不可思议,但是确有其事,有名有姓,不是编故事。
我的父亲是穷苦人出身,两岁时祖母就去世了。冬天跟着爷爷上船帮人打渔,同伙中有人说三岁的父亲吃了他们的饭。没办法爷爷只得狠心把父亲一个人丢在家里,父亲哭着抱住爷爷的腿不放,一直拖了十几步路。这种刻骨铭心的经历,让父亲从小就知道粮食的价值——好汉不值一粒米。这是父亲人生的哲学总结。
后来,每年稻谷上场堆谷时,父亲往谷堆上洒水,让稻谷变色,使稻米膨胀,能多煮一点饭。父亲一生不吃粥,他说粥在肚子里几泡尿就完了,不划算。我们家一年到头煮饭时锅四周贴红薯饼、锅底下是红薯丝,吃饭时第一碗都是杂粮,第二碗才是白饭。早晨红薯干煮粥,晚上吃中午的剩饭。
父亲说,晚上小孩吃多了长“伤疤迹”——所谓“伤疤迹”是营养不良或消化不良的印记,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印记,而绝对不是吃多了。那年月有让小孩“吃”多吗?农闲的晚上,饭不多,我怯生生地走到灶下,父亲一句“压床脚不是?”让我很不情愿地退回来。而母亲,碗里通常只盛一点饭,坐在灶下柴栏里煞有介事地把空碗扒得巴巴响,小声对我说,“盛一点,不听他的!”
我们是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六个,还有一个没有血缘的奶奶。一大锅饭,三下五去二,一下子就完了。那时候所有人的饭量都很大,吃饭时都饥肠辘辘。
父亲说,饿死不做贼,冤死莫告官。人只有流黄汗烂裤腰才身体健康,好吃懒做的人常常生病;只要病死人没有累死人。
为了填饱肚子,收割时,我们很小就去田捡谷,一小把一小把地拿回家;挖红薯时到地掏红薯,一个很小的红薯,哪怕只有一根指头那么大,一个挖断了的红薯,我们还是大宝贝似的拿回家,那是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啊!
记得我大约10岁左右,跟母亲一块到河里摘菱角。在不很深的水里,娘俩摘了一小担菱角。母亲不会换肩,只一个肩膀挑,我倒是能换肩,但是挑了几十步路就不行了。就这样娘俩磨磨蹭蹭挑回家。母亲是河边长大的,晚上能够不点灯剁菱米,这是生活教会她的技能。菱米粥,菱米饭,菱米炒辣椒。我们吃得香馥馥的。
父亲70岁时还下地劳动。他在两个地岸上一下一下挖出来的荒地里,种红薯、花生,收获居然不错。
侄子说,我越来越像爷爷。真的,我外貌有几分像父亲,性格的急躁也像父亲。老了,越来越思念父亲。父亲比我有作为。老人家赤手空拳,打下一片江山,少年时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到中年做了五间当时人人羡慕的大瓦房,非常的不容易。父亲说,长家一日针挑土,败家一日水推沙,他一泡尿都憋回家来当肥料。
父亲从土改开始做农村基层干部,他不识字,所以只能是一个农民,但是,他非常重视我们读书。我大哥是中师毕业,在我们家乡是第一个吃皇粮的,我二哥读了中学因为文革回家学手艺,文革开始我辍学回家,五年后父亲又让我读书;我的姐姐妹妹都读了小学、初中。一个农民,能够让那么多的儿女们都读书,他一生忙碌无怨无悔,这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见识,难能可贵的境界!这让我非常敬佩我的父亲。
父亲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着我。我吃饭碗里也从来不留一粒饭。退休了,尽管有工资,但我还是在院子里种菜,萝卜、白菜、辣椒、茄子、西红柿,还在地里插红薯,种芝麻,种花生。我喜欢劳动,自食其力,一年四季收获着绿色食品。甚至,我还割柴,捆成一个一个小把儿,堆了满满的一楼。妻说,农村农民都不割柴,你去割柴?不丑么?我不认为丑。自食其力,勤俭持家,这是中国人民的美德。
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父亲不能出口成章这样教育我们,但是他用行动阐释着这种流传千百年的优秀传统家风。
父、母去世都二、三十年了,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了。而父亲吃饭碗里从来不剩一粒饭米,母亲晚上坐在灶下柴栏里把空碗扒得巴巴响,这些记忆却越来越深刻,想到这些,我的鼻子发酸……
2018/10/2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发布新帖
  • QQ客服
  • 微信
  • 下载APP
  • 返回顶部
  • 公益
    招聘
    交友
    二手车
    宠物
    114
    关闭
    社区导航
    宿松纪事
    宿松民声
    宿松公益
    港宿松哇
    文学艺术
    宿松乡友
    宿松影像
    分类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出售
    最新楼盘
    房产经纪人
    全职招聘
    求职信息
    兼职招聘
    口碑商家
    跳蚤市场
    交友中心
    城市活动
    宿松生活
    抒情港湾
    健康养生
    吃住玩乐
    古玩易经
    网购达人
    电脑数码
    宿松交友
    丽人宝贝
    宿松服务
    便民发布
    买房卖房
    求职招聘
    租房市场
    二手买卖
    宿松八卦
    车行天下
    钓迷乐园
    K歌交流
    娱乐灌水
    风景名胜
    家有宠物
    游戏世界
    社会纵横
    DIY分区
    宿松民歌
    宿松户外
    佛学修行
    百年光影
    龙湖泛舟
    疾控之声
    蓝天救援
    宿松电商
    宿松装修
    法与民生
    协会集结
    宿松义工
    号仁学会
    国学精髓
    世纪家园
    版主沙龙
    版务公告
    广播专区
    备份分区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GMT+8, 2019-6-26 02:04 , Processed in 0.085398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