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
查看: 8479|回复: 1

[小说] 春 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9 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花

王宇平

   “妈妈,我是谁?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我没有,只有奶奶一个人陪着我?……”读着上小学的儿子稚嫩的文字,泪水再次打湿了春花的衣襟,那不堪回首的情感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一)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春花出生于大别山区。虽然家乡贫穷闭塞,但深山能飞出“金凤凰”。世纪之初,春花已出落成水灵灵的大姑娘。她虽外出不多,但信息时代通过电视网络,对外界也知道不少,花花绿绿的都市生活对她也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象所有花季少女一样,她也对自己的未来生活有过“计划”,也想象着自己穿着时髦的衣服在城市里散步,走着走着感觉劳累便招呼一辆的士,舒适地坐了上去的情景;也偶尔想象着手牵一位城里的“白马王子”,住豪宅、开奔驰……。
    然而,这些都只是想想而已。转眼春花年满25岁了,上了年纪的父母开始给她张罗对象了,因为她底下还有一个弟弟也年纪不小。农村就是这样,按照年龄大小一个一个给成家,如果“程序”乱了,就会遭人笑话。但春花在找对象方面“挑三拣四”,总是高不行低不就的。一天,她与中学同学木旺不期而遇。那小子在读书时就暗恋春花,还给她写过求爱信呢。如今他在外“漂”了几年,居然赚了些钱,穿得十分洋气,不过听说他成家了,妻子是打工时在外结识的,孩子都2岁了。春花知道她与这小子是再也没有“戏”可唱的了。但对木旺邀请吃顿饭的要求却没有拒绝。席间,木旺十分健谈,他那充满磁性的男中音把春花的少女情怀又挑逗起来了,让她仿佛回到了无拘无束的学生时代,她再也没有害羞的感觉了。
    这天,春花再碰见木旺。木旺说:“明日我去城里办事,跟我一块去玩玩?”春花心里象揣着一头鹿“砰砰”直跳。她本能地想拒绝,但好奇之心还是让她犹豫再三,她心想:去就去,光天化日之下,谁还怕谁?看那小子耍的什么花样?于是点了点头。
    夜里,春花向母亲撒了个谎,说是莲花姐邀请,出资让她陪同到市里去玩两天。对于莲花,春花的母亲见过几次,她父亲在城里做大买卖,家里富裕得很,全家早搬到城里居住。因她跟春花非常要好,所以到过春花家几次,这妹子嘴非常甜,人也非常好,所以春花妈妈很喜欢她。这次春花说是莲花相邀,她母亲是没有理由不同意的,只是嘱咐她在别人家里不要那么放肆,还要注意安全云云。
    第二天一大早,春花和木旺在火车站相遇。木旺早已买好两人的车票,踏上了去连城的征途。经过约10个小时的奔波,两人下了火车,这时已是下午近5点钟了。他俩先到一家宾馆开好了两个标准间,然后下来逛街吃饭。这个陌生城市里,春花是一个人也不认识,于是她几乎是牵着木旺的手寸步不离。晚饭后,他俩来到了大街上。夏夜的城里,灯红酒绿,公园内、大树下,一对对情侣手牵着手、肩并着肩,有的甚至相互搂着腰身,撅着屁股往前走;那些女孩胆儿大的,穿着低胸裙,那一对鼓鼓的奶子即使在夜晚的路上,也白花花的撩人眼球,春花瞟了一眼木旺,他的眼睛简直就是一铁钩,像是已经勾住了什么似的,全然忽视身旁还有一个老乡。春花想提醒他别那样,但她有什么资格?走过了一条街,木旺提议去吃海鲜,对于山里长大的春花来说,海鲜还真少见。吃着吃着木旺要来了几瓶啤酒,春花坚辞不喝,她在家就不喝酒的,木旺也不好强迫,嘴里说道:“不喝就不喝,毕竟是女孩子,我木旺是决不强迫别人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的”。春花对此十分感激,心想:“旺哥真是个好人,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类型。”
    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一早,木旺就来到春花的房门前,轻轻敲打着问道:“春花,昨晚睡得还好吧,早点起床,今日还要到好多地方玩。”饭后,他们相继游玩了博物馆、大雄塔、鸡公山、临颍公园等,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夜幕降临。他们匆匆吃过晚餐。
   “去海滨浴场玩玩?”木旺问春花。
   “嗯。”春花几乎没经考虑就同意了,在她眼里,木旺就是自己的大哥,他考虑的很周到,再说,明天可要回家了,不看看大海也对不住自己。
    两人拦了一辆的士,直奔海边而去。
    这大海边真热闹,城里人真会享受,他们在大海边消暑。巨大的白炽灯跑发出耀眼的光芒,把个海滨浴场照得如同白昼,许多白天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遮阳伞还伫立在沙滩上。穿着泳衣的男男女女在沙滩上散步,几个大胆的“扑通扑通”往海水里跳。“春花”,这时,木旺提议:我俩也下去凉快凉快?望着那些穿三点式、光着屁股蛋的女人在海水边游玩,春花的心跳不觉加速了,她不禁放慢了脚步、低下了头。“快去换衣服吧!”身旁木旺声音温柔了许多,他也不知何时脱光了上身,下边只剩裤头了,到了这个份上,春花还有理由推辞吗?
    山里姑娘春花本来就不会游泳,呛了几口又苦又咸的海水后,她一下子抓住了木旺的胳臂,木旺随即把她抱在怀里,嘴里说道:“我教你游、我……教你……”,此刻,春花全身象一股电流通过,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的感觉在心底泛起,木旺的手在她全身周游着、抚摸着……让她心底生出一种古怪的渴望。她也翻身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木旺,紧紧地,生怕他被什么大海水怪拖走了似的……。
    那天夜里,春花睡到了木旺床上。
    第二天,他俩先后回到了家里。

(二)
    那次过后,春花的脑海里总有木旺的身影。那种成熟男人的气息撩拨得她好几个夜晚睡不踏实。但毕竟木旺是个有家有室的男人,况且还有孩子!但在海滨城市翻云覆雨的那一夜,让两个人都难以忘怀。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距上次幽会已经一月有余,中间因为木旺外出忙生意,两人一直未见,只是偷偷打过几次电话。这天木旺刚回家,就给春花发来信息:晚上在车站宾馆见!鬼使神差似的,春花真的去了。
    就这样,春花不知不觉做起了木旺的地下情人。虽然外界神不知鬼不觉,但春花的母亲眼见着姑娘一天天大了,也不着急找人家,做娘的可不干了。这一日,她让媒婆王婶带来家一个小伙子,愣是拽着春花前往王婶家“坐坐”。
小伙子名叫三宝,老实巴交的,不善言语,问啥答啥。相貌也不丑、身板很壮实,重要的是他有一手好的木工手艺,人也勤快,这几年一直在外打工,收入还不错,前两年靠自己愣是盖起了两间小洋楼,现在万事俱备,就缺娶新媳妇了。对于自己姑娘,春花娘也知道,没读过多少书,想混出去也很难,倒不如找个相当的人家嫁出去算了。她认为:三宝可以配得上自家的姑娘,就等姑娘点头了。
    对这门亲事,没成想,春花没顾虑多少,竟点头了。
    男大女大,亲事定在腊月二十。
    吃了腊八粥,农村的年味就逐渐浓了起来。这天,春花正在集市上购物,突然收到木旺的短信:花,我回来了,老地方见!春花想,我即将做新娘了,再也不能这么下去了,见个面也好,了却这段孽缘吧!
    来到上次住的房间,还没等春花发话,木旺就一把抱住了她,不由分说把她衣服脱了个精光,放到了床上。望着那熟悉的女性的胴体,木旺恨不能将她整个儿吞下去……一夜的翻云覆雨,直到俩个人累得精疲力竭,昏睡过去。第二天一早,春花吻着木旺的额头说:“亲爱的,我俩的缘分到此为止吧,因为过几天我将结婚了”。得知新郎是邻村的三宝,木旺暗笑了,随即点了点头。
    春花的婚期很快就到了。这天,三宝家办了十几桌酒席,在农村也算风风光光。老实木讷的三宝禁不住别人的劝说,多喝了几杯,来到洞房,不就即呼呼大睡。春花可睡不着,看着躺在身边的被称作自己丈夫的男人,她睡意全无,心思却飞到了与木旺幽会的那些时光里。
    过了正月十五,三宝就要外出了,这是他赚生活的唯一途径。外出前一夜,老实木讷的三宝搂住了妻子说:我要外出做木匠赚钱了,你在家好好的,照顾好咱妈,伺弄好庄稼,养一头猪、养几只鸡就行。春花偎在丈夫胸前,作出恋恋不舍的样子:“嗯,你可要照顾好自己,早点回家看我哟……”。
    三宝走后约半个月,木旺又与春花在宾馆幽会。这次,可是春花主动约木旺。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春花频频约会木旺的事终于被村人察觉。有好事者把这偷偷讲给三宝娘听。开始,三宝娘还不信,骂那些人是“嚼舌根”,后来本家一位侄儿也这么说,老人不得不考虑了。
    她开始注意儿媳的一言一行了,春花接听电话,她凑过来问:谁打过来的?春花上集市,她说:正好我也一起去办事;春花打电话,她讲:又给三宝说话?我也说几句!久而久之,春花觉察出来了:婆婆有心事!
    也是合该这对男女出事。那一日,木旺跟春花在树林里搂着亲吻时,恰巧三宝的亲侄儿强强打山小路通过。这小子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摄影。照相机是他随身不离的物品。远远望见一对男女青天大白日在树林里亲吻搂抱,他还以为是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侣,好受感动。这是多么感人的一瞬啊,完全可以抓拍下来,投到报刊上换几个稿费,搞酒。于是,他迅速聚焦,对准,抓拍……。“啊?”突然,他感觉有哪里不对头,那女的好熟悉!难道是?对!是亲叔叔三宝的老婆,我的亲婶婶!!难道眼花了?没有、没有哇!他再揉了揉眼,的确是春花婶,是春花婶跟一个男的在亲嘴,在搂抱、在抚摸!他义愤填膺。对于春花的丑闻,村里有人传过,作为自己的婶婶,打死强强也不信,可眼前……。         他定了定神,调好焦距,对准这对狗男女,连按了几次快门。连连很响地咳嗽了几声,快速离开了这块令他家族蒙羞之地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三宝耳朵里。他也很快返回家乡,刚进门对春花就是一顿暴打。春花被打得哭叫连连。跪在地下求饶:我再也不敢了、打死我也不敢了……。没法,毕竟是花钱娶过来的媳妇,在母亲的劝说下,他原谅了她。

(三)
    日子就这么过着。如果这么过下去,倒也相安无事。但生活就是这样离奇。那天,春花跟三宝在田间劳作,一个身影在前边山林一晃而过,老实木讷的三宝根本没有察觉,但春花心里一激灵:难道是他?对于木旺的身形,春花比对三宝的记得熟。她断定就是他!不久,这身影又一晃,折回了原来那边。“肯定是找我!”春花想。自从丈夫回家后,她再也不敢一个人外出了,她想:还是老老实实跟夫家过日子吧。这几天她身体好像不适,老是返酸,对饮食也有所挑选了。莫非?……她不敢做声,如果真的怀上了小孩,究竟是谁的呢?想想自己结婚才近两个月,而且老是木讷的丈夫真正跟自己“做那事”是最近才有的事。不可能就有反应。难道?这事想来可怕,所以她不敢跟三宝说,等想出计策再做处理。正好找木旺商量商量这事,他可是有办法的人啊。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不一会,春花佝偻着腰,对正在劳作的三宝说:哎哟,不知咋的,今日老要上厕所。我到前面那树林里去解决一下,你看着有人就喊一声。三宝信以为真,点了点头。
    见着春花,这男人上前就抱。春花猛的把他推开,捏着嗓音厉声喝道:“别作怪了,你还想我回家遭打吗?”边说眼泪边往下流。她向自己亲爱的男人诉说了自己这些日子的遭遇,这男人咬牙切齿。接着,春花吧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木旺,说:“十有八九是你的孩子!”木旺将她一把抱住,亲了又亲。春花说:“这孩子我不能要”。为何呢?木王问。“你以为那木头疙瘩不晓得算账?他这点知识也没有?你还是想个办法吧!”春花说。木旺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感情,咬了咬牙说,我要让他再也不敢碰你一根汗毛了。于是他讲出了自己的计划。摸着身上被三宝打出的累累伤痕,春花含泪点了点头。
    这天傍晚,春花提前收工了,说是有急事需处理,三宝没有任何怀疑。她刚打开大门,一个壮汉提着一根木棒迅速闪进她的家门,这人就是木旺。原来,他要“教训”一下三宝,让他再也不敢打他的女人。(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7

主题

821

帖子

14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8422
发表于 2018-8-11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手笔作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发布新帖
  • QQ客服
  • 微信
  • 下载APP
  • 返回顶部
  • 公益
    招聘
    交友
    二手车
    宠物
    114
    关闭
    社区导航
    宿松纪事
    宿松民声
    宿松公益
    港宿松哇
    文学艺术
    宿松乡友
    宿松影像
    分类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出售
    最新楼盘
    房产经纪人
    全职招聘
    求职信息
    兼职招聘
    口碑商家
    跳蚤市场
    交友中心
    城市活动
    宿松生活
    抒情港湾
    健康养生
    吃住玩乐
    古玩易经
    网购达人
    电脑数码
    宿松交友
    丽人宝贝
    宿松服务
    便民发布
    买房卖房
    求职招聘
    租房市场
    二手买卖
    宿松八卦
    车行天下
    钓迷乐园
    K歌交流
    娱乐灌水
    风景名胜
    家有宠物
    游戏世界
    社会纵横
    DIY分区
    宿松民歌
    宿松户外
    佛学修行
    百年光影
    龙湖泛舟
    疾控之声
    蓝天救援
    宿松电商
    宿松装修
    法与民生
    协会集结
    宿松义工
    号仁学会
    国学精髓
    世纪家园
    版主沙龙
    版务公告
    广播专区
    备份分区

    文明上网|法律顾问:熊小东|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帮助|自律承诺|宿松世纪网 ( 皖ICP备15022484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GMT+8, 2019-6-20 05:40 , Processed in 0.089490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Dz! X3.4

    © 2012-2016 丐昂建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